【视频】《家国天下》80年代,温暖的回忆
发布时间:2009-09-25 10:26:25  来源/作者:云南电视网  【如何订阅手机报】


    云南电视网9月23日报道:在许多文学表达中,80年代,是一个温暖的年代,也是一个充满反思的年代。翻开80年代的第一页,我们从一份报纸的诞生说起。 “象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春城晚报》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第一天诞生了……”这是1980年元月1号,《春城晚报》在其创刊词上写下的话。原《春城晚报》总编辑王明达:在文革中 羊城晚报 北京晚报 所有的晚报都当成“封资修”的阵地 这些报纸的领导全被打成牛鬼蛇神 所以经历文革 没有一家晚报存活下来1979年,在云南日报社的讨论会上,办一份大家可以来畅所欲言的报纸的想法,得到多数人的支持。 那个时候才刚刚开放,大家的思想还禁锢得那么厉害,从来我们的报纸没有搞过批评,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么做,风险是可想而知的。

    解放思想并非一蹴而就,一夜完成,它需要各种观点的交流,甚至交锋。晚报的形式,因其精致犀利小品文的特征,成为最佳候选。然而,晚报系的典范《羊城晚报》《北京晚报》和《新民晚报》在十年动乱中遭到查封停刊,《春城晚报》真能出刊吗?24个筹备组成员谁心里都没底。晚报创办时的第一任总编辑王启,他就在我们全体职工大会上大胆提出 管他东南西北风,我们就是要为群众说话,管他东南西北风,说的就是要顶住来自各方各面的种种压力。担当,中国报人的传统,在80年代得以延续。《春城晚报》第一期印刷了三万份。当时也没有广告,也没有发行,就是我们编辑记者个人用自己的车,拉着报纸,我也拉了几百份 就出去试卖,我到小西门卖,拉了几百份报纸,大概一个小时就卖光了,整个昆明街头,老百姓也感到很新鲜,自己也感到很新鲜,很兴奋,也很欣慰,两分钱一份报纸 后来了解到,老百姓一个传给一个,一个传给一个,一下子就在昆明街头百姓中,传得很广,我们也很有价值感。

    昆明市民又看到了久违的刊登在报纸上的诗歌、散文,看到介绍电视剧剧情和电影明星的文字,更值得大家奔走相告的是,报纸上可以登出批评文章。《春城晚报》是文革后全国第一家诞生的晚报,对1980年的中国报界来说,这,是个事件。作家张庆国:一方面是新的思想,新的行动,很多、另一方面,旧有观念也在和新的行动发生冲突,有各种讨论,比如要不要留长头发,要不要穿牛仔裤,今天看起来不用讨论的东西当年是煞有介事地讨论。张庆国在1983年发表了他的处女作《猫猫箐记事》,在文学圈里引起不小的震动。主人公是一名矿工,描写的是矿工单调无聊寂寞的生活。工农兵一贯高大光荣的形象湮没在生活的一地鸡毛下。再宏大的集体也是由个体组成的,所以对个体生命的表现,熟悉文学的人都在思考,所以80年代,就不约而同把写作转向这里,写个人 写个体生命的感受,个体生命的经历,从宏大叙事转向个体叙事,从大转向小。“尚义街六号 法国式的黄房子 老吴的裤子晾在二楼 喊一声 胯下就钻出戴眼镜的脑袋”。另一位昆明诗人于坚在1986年发表了这首《尚义街六号》,口语化的写作,小人物的小情感,又成为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事件。

    某种意义上,它是一夜间发生的,但之前,在很多人心中,就已经在酝酿了,它来自于70年代60年代,很多的封闭,在这个封闭中,人是有思想的,他会思考。包括1980年中国美术界罗中立《父亲》的创作,诗人北岛的诗作《我不知道》等等,这些当年的年轻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在不同领域解构着各自领域中所谓的“崇高”所谓的“在上”,取而代之的是从集体之墙上逃脱的“个人”。70年代的时候,甚至作家个人署名都不重要,有一些文章是署名创作小组这样,包括电影,个人署名不重要,在80年代,个人化的写作,就让人很惊讶,很振奋。在个人化的体验中,80年代初期,港台歌曲开始流入大陆,迅速成为一个释放个人情感的出口。港台的通俗歌曲,当时没有录音机,有些人,比较奢侈,有个饭盒录音机,我没有录音机,家里很多人都没有彩电,有黑白电视机,已经算不错了,有时候听到一些,对通俗音乐关注的不是太多,但非常喜欢,觉得它表现了个人情感,它的旋律、节奏、很愉快。

    然而,舆论并没有接受这个不速之客。现在被尊为经典的老歌,比如邓丽君,在80年代是“靡靡之音”“黄色歌曲”。这就形成当时的悖论怪圈,舆论号召要用“革命歌曲”战胜靡靡之音,而私底下,这些通俗歌曲却在年轻人中广为流传。1980年,美国科幻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人》盛况空前,这是中国引进的第一部科幻电视剧,主人公麦克哈里斯不仅给无数人带来超越现实的愉悦,更给当时的人们掀起一种新时尚:“麦克镜”,也就是我们说的“蛤蟆镜”。喇叭牛仔裤,把头发烫蓬松,架个蛤蟆镜,那时就是摩登的具象,并且,当时眼镜上的商标是不被撕去的。易拉罐,80年代,消费3快钱一罐的易拉罐更多的是有钱人的炫耀,但就这样,还是受到年轻人的追捧;从交谊舞到迪斯科,外国电视剧里看到的外来物,三年五年,也就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用张庆国的话来说,那是一个接受外来影响非常明显的时代。

    当时我们的写作主要靠阅读,新翻译的国外的最新作品,比较流行的是西方现代派研究文章,西方现代派文学作品选,好像有几本书,大家都在看这样的作品,卡夫卡、百年孤独 大家都在看,当年的这些争论现在已不成为一个问题,它是那么地自然而然,它是那么地顺理成章的被转化,被接受。80年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 以文会友 全国人民热爱读书 热爱思考 身无半文 心忧天下 90年代 经济发展了 是一个实用主义的年代 80年代现在回想起来,很温暖。“在别的地方,我们常常提到尚义街六号,说是很多年后的一天,孩子们要来参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辑:沙培俊
点击次数
相关新闻
 
论坛9张图片
论坛10条新帖

论坛10条热帖

热点标签

博客9张图片
博客10条影音

博客10条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