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出省抗战的重大战役(上)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9日 10:18 作者: 来源:云南网

滇军誓师出征抗日

1937年10月到1945年9月,八年抗战中,云南先后组建第60军、第58军、新3军出省抗战,总计至少派出42万人,战斗足迹达及山东、河南、湖北、江西、湖南、浙江等省,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及中国第九战区的几乎所有重要战役,历经重大战役20余次,师团营级战斗和守备作战难以计数。8年间,滇军伤亡官兵至今无法得出具体数字,仅台儿庄一役就有1.8万三迤儿郎为国捐躯。8年间,滇军没有一支部队叛国投敌,最后获得在江西南昌、九江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荣誉。8年间,云南不断为出省作战部队筹集武器、药品、经费,不断补充兵员,共赴国难。

徐州会战之血战台儿庄

1937年9月,云南仅用28天就征调老兵组建第60军(辖182、183、184三个师),约4万人,于10月5日在昆明巫家坝誓师出省抗战。滇军徒步行军至长沙,于11月中旬转运至浙江金华附近,但淞沪战局急转直下,滇军错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最后经武汉、南昌转到湖北孝感整训。

1938年4月,日寇发动徐州会战,第60军奉令开往徐州战场,滇军出省抗战首战即打了一场硬仗,在台儿庄地区浴血奋战,为我主力部队撤离徐州赢得宝贵时间,并作为最后撤离徐州的部队,巧妙突围。

台儿庄外围平原遭遇战。4月19日,第60军乘火车开赴河南途中,突然接到命令由平汉铁路转陇海铁路开赴徐州。20日晚8点抵达徐州,尚未下车就接到第五战区命令于21日晚赶到台儿庄车站,第60军下车后马不停蹄奔赴前线集结。

4月22日,第60军各部赶到集结地时,负责防守阵地的汤恩伯部和于学军部已提前后撤,15公里缺口竟无人防守。第60军立刻与乘虚而入的日军机械化部队遭遇,183师541旅1081团2营首先在陈瓦房与敌先头部队接触,尹国华营长率部将此小股敌人消灭,抢占阵地,被敌蜂拥包围,2营血战不退,500官兵壮烈殉国,仅一人生还,但该营的牺牲为全军布防赢得了宝贵时间。见2营被围,潘朔端团长率一个营前往支援,在小庄附近遇敌人阻击,潘团长身负重伤。在陈瓦房激战的同时,183师542旅抢占邢家楼、五圣堂之线阵地,日军在炮火掩护下扑来,我军奋力死守,眼看敌人有退却迹象,陈钟书旅长指挥部队猛烈冲杀,与敌人展开白刃战,不幸头部中弹,在送往后方途中牺牲,实现他“以死决心报效国家”的誓言。战斗至深夜,未让敌人前进一步。184师与敌人在李庄激战,颇有进展,占领黄庄等阵地,继续固守台儿庄。

 

六十军士兵将手榴弹往身上绑,以血肉之躯力克日军坦克

蒲汪、辛庄、五圣堂争夺战。23日,日军重点进攻182师集结地蒲汪、辛庄一带。在飞机大炮轮番轰炸后,日寇在坦克的掩护下向我军发起进攻,浦汪一个重机枪阵地,激战至傍晚,只剩一个受伤的机枪手,团长杨炳麟身负重伤仍坚持指挥。入夜,我军与敌人犬牙交错而对峙。

4月24日,日寇继续向五圣堂、邢家楼、辛庄、蒲汪之线进攻,我军找到用血肉之躯捆绑集束手榴弹对付坦克的办法,待敌人坦克步兵临近时,突然发起反冲锋,炸毁敌坦克,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到夜幕降临,击退敌人十余次进攻。入夜,敌人继续进攻,驻守邢家楼的1084团伤亡过半,常子华团长负伤,五圣堂、邢家楼相继撤守。同时,敌人以12辆坦克掩护向辛庄猛攻,并用10余门大炮不断轰炸,我工事全部被毁,进攻之敌也伤亡过半,龙云阶团长身先士卒率部反攻,在黑夜中激烈拼刺,龙团长英勇牺牲,副团长郭凤翥重伤,全团官兵在敌人的几度猛攻下仅7人生还,辛庄失陷。蒲汪、辛庄失陷后,182师退守火石埠继续与敌人激战,全师连长、营长相继战死,但仍数次击退来犯之敌,后将阵地交183师接防。

反攻台儿庄战斗。25日,为掩护后方大军集中,第五战区下令第60军在午后2时向台儿庄发起反攻。182师1078团作为主力向蒲汪进攻。在敌人密集炮火和坦克车的冲击下,我官兵冒死攻击,将蒲汪占领三分之二。尽管已经尸体遍野,敌人仍然凭借工事顽强抵抗。我军展开悲壮的白刃战,随着敌人陆续增援,蒲汪得而复失,但我军仍继续组织兵力进攻,相持到次日凌晨1点方接到撤退命令。1077团占领后堡继续进攻,遭到敌人猛烈火力阻截,伤亡惨重,被迫撤退。

湖山、锅山、火石埠争夺战。26日晨,敌人尾随我撤退部队发起进攻,退至湖山之182师539旅1078团被敌人包围,连长阵亡,副连长指挥,副连长阵亡,我军仍然固守不退,官兵伤亡殆尽,团长董文英亲率预备队增援,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肉搏壮烈牺牲,代理团长陈浩如又率部增援,官兵伤亡三分之二,只得退守,湖山陷落。高振鸿旅长率董文英团余部转移至枣庄营,锅山也被敌人突破,继而敌人将大运河防线的屏障西黄石头山三面包围,此地如若失守,我军全线堪危,539旅1078团第三营固守西黄石山,与敌人反复搏斗,一直坚守到5月5日才奉命撤出阵地。当日傍晚,敌军集中炮火,猛击我东庄、火石埠阵地,发射5000多发炮弹,阵地上尘土蔽日,183师1082团少将团长严家训被炮弹片击中牺牲。拂晓,敌军突入我火石埠阵地,我守军与之肉搏,莫肇衡团长中弹,在运送途中于路边石头上蘸血写下“壮志未酬身先死”七字,含恨牺牲。后我542旅乘敌立足未稳,夺回火石埠阵地。

 

固守禹王山。禹王山海拔300余米,居高临下,如若丢失,台儿庄必然不守。卢汉早在平原交战不利时就调184师一个团防守台儿庄,其余三团全部调守禹王山,183师544旅守备禹王山西部前沿阵地。

27日拂晓,占领湖山、锅山的日军在炮击禹王山1小时后,步兵800余人向禹王山攻击,在烟雾弹的掩护下,500余人与184师展开肉搏。同时,退至枣庄营的182师高振鸿旅,率领激战后剩下的战士向敌人仰攻策应,激战中陈浩如代理团长阵亡。至中午,我军将进攻之敌大部分消灭,禹王山前半部分完全收复,但日寇继续以飞机低空扫射、大炮轰击枣庄营、阳胜山阵地到深夜。4月28日,日军在白天多次进攻失败后,于当晚分兵数路,配以坦克和骑兵,再度强攻禹王山,184师各团奋起迎击,敌人连续冲锋,其一部突破我军防线登上山顶。危急时刻,544旅王秉璋旅长率部发起反击,与敌肉搏20余次,敌一个大队近千人几乎全被我军消灭。连遭失败后,恼羞成怒的日军于5月5日向禹王山发动大规模集团冲锋。面对敌重炮轰击和飞机扫射,我官兵采取短兵相接战术,让日军炮火无法得逞,滇军将士发挥山地作战长处,步枪、机枪一起开火,刺刀挑翻窜到阵地前的敌人,大量消灭日军,再次打退日寇进攻。

禹王山防御战异常艰苦,滇军一直苦守到5月14日接到命令才撤出阵地,经临时整编,182、183两师各缩编为一个团,184师编成三个团,第60军从昆明出发时为12个团,经过台儿庄血战后,仅剩5个团。

滇军在台儿庄血战近一月,阵亡旅长1人,团长4人,负伤旅长1人,团长3人,连长、营长伤亡殆尽,全军投入战斗35123人,阵亡18844人。滇军从徐州战场撤退时,身后已无任何友军,第60军于5月20日孤军突围,经巧妙穿插,于6月1日到达平汉铁路,然后辗转奔赴武汉。

 

卢汉向龙云报告台儿庄战况的电文(部分),其中提到与敌昼夜对战,滇军官兵伤亡十分之六,但仍固守阵地

武汉会战滇军浴血受挫

1938年6月18日至10月底,敌我展开抗日战争防御阶段投入兵力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武汉会战,滇军参加会战尾声的阳新、排市、崇阳等地战斗,既获排市阻击战予敌重创的战果,也吞下崇阳失败的苦果。

第60军辗转血战排市。在台儿庄血战后不及休整的第60军,士气高昂,辗转奔波,于6月初赶到武汉,又冒连日大雨转进到宋埠。同时,云南征调的1.2万名新兵也于月底赶到沙洋。6月,滇军以第60军架构改为三十军团,8月底,到达辛潭铺附近设防。

9月23日,日军第35混合联队附伪军一部,共万余人进攻阳新县排市地区,企图经过排市、辛潭铺沿公路向西进犯。滇军认为“此路关系重大,我军必须死守”,张冲指挥的184师是由徐州会战后各师剩余老兵整合在一起的加强部队,沿丘陵地带坚守或进行尾击与敌缠斗,将敌军阻于富水北岸近20天。特别是9月27日至10月1日,无一日不在激战,每一个山头、村庄都是战场,滇军毙敌积尸累累。而日军利用空中优势,轰炸掩护进攻,更恶劣的是日寇每攻阵地相持一日不下或在我军逆袭得手时刻,立即施放毒气,184师将士对敌之无耻行径异常愤怒,扼守愈发坚韧,伤亡比徐州会战更为惨烈,守石梯7天的曾泽生团仅剩百余人。至10月7日,虽歼敌达七八千人,但184师也付出牺牲十之八九的巨大代价。获准将阵地移交友军后,11日,滇军撤出排市战斗,14日转移到通山县寺下镇集结。3天后,接防守军放弃阵地。滇军在阳新县排市地区的战果和战斗精神可圈可点,但在武汉会战整体失败的背景下,滇军排市之战的功绩也被忽视。

第58军千里奔波赴会。在第60军血战台儿庄的同时,云南立即组建第58军(辖新10师、新11师、新12师),于1938年8月1日从昆明出发开赴前线,进入贵州境内碰上霍乱流行,死亡百余人。新11、新12师于10月中旬赶到长沙会合,新10师尚未到达,蒋介石即下令先达两师立即转进湖北崇阳,第58军一面点验一面渡江登车,武器弹药尚未领足,所领电台全部不能使用,即仓促上阵,于10月19日集结于通山县与蒲林桥之间。

仓促组建第一集团军。1938年9月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将前线滇军编成第一集团军,辖3个军,即第60军、第58军,及从第60军抽出第183师、从第58军抽出新12师组成的新3军。排市战斗尾声时,前线滇军着手整编。关键时刻,滇军前方主帅卢汉阑尾炎发作,到长沙湘雅医院住院,旋即代理职务的高荫槐也病留长沙。张冲、安恩溥、杨宏光三名军、师长联名电请将部队移出战区整训,却未获批准。在主帅未就,新兵未训,弹药不整,骨干短缺的情况下,又临战整编,就在这仓促、混乱中,滇军投入到武汉会战已注定失败的最后战斗。但无论如何,在抗战开始1年后,云南已经组建三个军投入到抗战前线。

 

六十军军歌

崇阳失阵受挫。崇阳和通城是湖北通往湖南平江和长沙的门户,日军打通崇阳和通城才能合兵攻击长沙。第60军将182师的6个营拨与184师,其余士兵拨给183师,编余军官回昆明接收训练新兵。面对日军很快就将发起的进攻,新3军、184师及第58军奉令与友军共14个师在崇阳周边设防,但在武汉已经弃守的局面下,这些疲惫之师已经心神不宁。

11月4日,日军避开实力强劲的184师直接扑向新3军,未经训练的新12师很快就抵挡不住,5日午夜阵地上到处是潮水似溃退下来的各路友军,整个崇阳防线已经无法维持。6日午夜,第58军被迫转进到乌龟山和石城湾周围。8日拂晓,敌便衣队袭击乌龟山被打退,下午1时又纠集2000余人,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猛烈进攻。到晚上9时左右,敌人继续增援1000余人,敌我绞杀在一起。后来,由于工事被敌炮全部击毁,第58军不得不转移到石城湾。这一天,第58军伤亡营连排长30余人,士兵500多人。9日晨,敌集中火力向我石城湾万人山核心阵地进犯,阵地被突破后,侯镇邦旅长率预备队反攻,又受重伤,将阵地恢复,参谋主任姚助虞牺牲,和吉光旅接替上前拼杀,第四团团长刘北海中弹牺牲。

11月10日,崇阳、通城落入敌手,滇军奉命转至醴陵、平江等地整训。崇阳之败是滇军面对强敌,在徐州会战和排市拼尽全力血战换取胜利而付出的代价,滇军虽在局部顽强战斗,但局势已经难以改变。然而,此后滇军官兵始终将崇阳之败牢牢铭记,一直全力杀敌雪耻以正名誉。

□李艳(作者单位:云南省档案局 图片提供:云南省档案馆)

无标题文档

编辑:键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