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本地新闻 相关专题:2017云南好人

【云南好人】战蚊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5日 22:44 作者: 来源:云视网

相关专题:2017云南好人

蚊子是一种非常讨人厌的生物

吸人血、扰人清梦

有时候还会传播疾病

今天的好人故事

我们讲述一位和蚊子打了60年交道的老人

每天从早到晚

研究蚊子已经几乎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

这里是普洱市思茅城中心的珠市街,如今是一个热闹的菜市场。自古这里就是思茅这座边贸小城的中心地带,在上个世纪初期,一场近乎恐怖的灾难让这里一度变得荒无人烟。

普洱市疾控中心吕时分:“基本上像这些房子瓦砾都废了,街上基本上生意都做不成,当时人死了,放在这个地方需要出殡,但是还没有出殡,他家里面另外的人又死了。”

灾难来自于一种名为疟疾的疾病,人们发现疾病的流行与蚊子有关,如果能控制住蚊子就等于控制住了疾病的传播。

云南省寄生病防治所董学书:

“以前主要是看按蚊,现在什么蚊都看,晚上主要是库蚊和按蚊了,偶尔伊蚊也会有。”

夜晚,82岁的云南省寄生虫病防治所老专家董学书正和他的学生一起在黑暗中捕捉蚊子。

1957年,医学昆虫专业毕业的董学书被分配到了这里,开始与蚊子打交道。

云南省寄生病防治所董学书:

“一张图起码要画两个星期左右,那一本大的书,是画了六年多的时间才画完。”

这本书涵盖了董学书毕生的心血,书里每一种蚊子的示意图都是通过手工绘制完成。尽管已经年过八旬,眼睛和手都不如年轻的时候,董学书依然通过解剖镜坚持着。为的就是能够对每一种蚊子进行更细致的研究,这是一件大工程。

云南省寄生病防治所董学书:

“世界上有420多种,我们国家有60多种,云南有50多种,真正成为媒介能够传播疟疾的蚊子,云南最多。”

研究蚊子必须要搞清楚的就是,每种蚊子的生活习性,从而才能找到行之有效的消除方式,这样的研究对于每一种蚊子都必须进行。有时候,董学书会拿自己来当试验品。

云南省寄生病防治所董学书:

“比如说打摆子,发间日疟,我们吃两片药,吃一个疗程就完了,就可以了,你到外边找人来做实验,他不太愿意,不太愿意这个事情一定要做,那怎么办,就我们自己来做。”

董学书已经记不清被蚊子咬了多少次,也记不得被蚊子传播过多少次疾病,这对于董学书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多年的努力下,曾经恐怖的疟疾,已经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记忆,董学书的工作依然没有停止。

云南省寄生病防治所董学书:

“你看疟疾消除了,登革热又出来,过一段时间寨卡又出来,好多病毒病又来了, 像前段时间巴西的黄热病,那些蚊子我们都有,传染黄热病蚊子我们都有,只是那种病还没有到我们这里来,来了我们这又开始了。”

与蚊子已经打了整整六十年交道 ,董学书还依然如当初参加工作那般充满了激情。退休后,董学书依然承担着对蚊子的研究及教学任务,每天他都是最早到达实验室的人,常常也是最晚离开的人,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研究蚊子,董学书一直在坚持。

无标题文档

编辑:秦梦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