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相关专题:

探访亚洲第一家香水博物馆 不卖云花卖“云香”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4日 09:12 作者: 来源:昆明日报

相关专题:

尹开云最大的梦想是把“云香”打造成云南的又一大支柱产业。 本组图片由记者周密摄

博物馆提供私人香水定制服务。

陈列着“迪奥”、“香奈儿”等知名香水的展示柜。

尹开云,德馨香水博物馆馆长,这个说话总喜欢低着头、一脸书生气的男人,用3年不到的时间,为自己建造了一个香料王国,也为云南香料产业的未来发展之路找到了新的突破口。而他最大的梦想,是把“云香”,打造成云南的又一大支柱产业。

看过电影《香水》的人都知道,法国海岸南部有一个叫做格拉斯的小镇,是全球著名的“香水之都”。这是一个因香水贸易而繁荣的地方,满城茂密生长的茉莉花、熏衣草及玫瑰成为当地香水制造厂最天然的原料,著名的“香奈尔5号”就诞生于此。

与格拉斯相似的是,云南也是一块得天独厚的香料产地——跨多气候带的气候资源和多样的自然生态环境,400多种天然香料植物遍布全省。然而,与“香料之乡”的美誉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云南天然香料产业发展仍处于初级原料加工这个全球香料产业链最低端的位置,可以说,云南在这条产业链里所扮演的,只是一个“花农”的角色。

创办香水博物馆,是尹开云想出来的应对云南香料产业薄弱的另类突围法。两年前,云南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在烟草研究院香料研究所工作了15年的尹开云辞去工作,自掏腰包创办了这间目前所知的亚洲第一家香水博物馆。

五脏俱全的小小博物馆

位于昆明金鼎山北路15号的一幢黄墙红窗砖木结构两层小楼并不起眼,但走进去,是一个浪漫的花香世界。

200多平方米的香水博物馆集实验室、展示室、资料室为一体,大大小小的容器瓶罐、上百种香料和植物精油,大肚子的蒸馏器内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地板上放着刚刚从田地里采集回来的大把大把的熏衣草,空气中花香四溢,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记下一瓶香水的配方剂量。

博物馆的另一个角落,记录着香水文化4000多年的历史。质地厚重的铜质蒸馏器展示着传统的香精萃取方法;展示柜上陈列着“迪奥”、“香奈儿”等国际知名香水以及尹开云收集来的一些古老香水瓶;书柜上摆满了与香料有关的各类书籍和图鉴。

当然,比起闻名世界的格拉斯国际香水博物馆以及花宫娜、弗拉戈纳等可以供人参观的香水工场来说,“德馨”的确很小。但重要的是,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据尹开云介绍,目前博物馆开展的业务已经相当广泛,除了可以免费参观的实验室,博物馆还会根据开花的时节组织从采花到自己动手制作芳香产品的体验活动、为少量会员提供私人香水定制服务等。同时,博物馆也有自己的科研人员,正在培养调香师学徒,并创办有自己的内部刊物《芳香云南》和独立网站。

云南不能只当“卖花姑娘”

最开始让尹开云萌生出开一间香水博物馆念头的,是2006年一次造访香水小镇格拉斯的旅行。

在那里,尹开云看到妇女们穿着当地的服装,在日出前的玫瑰田里采摘花朵,大车大车的花朵被运进工厂,甜蜜的花香流经各种容器,最后在经验丰富的调香师的手中变身为一瓶瓶装在精致玻璃瓶里的诱人香水,并销往世界各地。

“最令人惊叹的是位于市中心的国际香水博物馆,那里收藏着各种古老的香水,包括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安托瓦妮特王后的旅行箱在内的一些老物件,几乎让人有穿越时空的感觉,让人切实体会到法国香水文化历史之悠久。”尹开云回忆。

回国后的尹开云发现,昆明和格拉斯的自然条件非常相似。“云南67米至7600米的海拔跨度,这样的立体气候基本上可以种植世界上所有的香料植物。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法国一样发展自己的香水产业呢?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的文化中缺少对香水的认识,没有根,很难茁壮成长。比如,爱马仕有一款香水叫做‘云南丹桂’,其原材料就是取自云南,但云南只能提供原料,没有办法自己设计香水。”

在尹开云看来,应对这种文化上的缺失,正是需要这样一间香水博物馆。“国内的香水工厂都是禁止参观的,一般的企业也不会开展公益性、科普性的活动或是组织文化交流。而博物馆的好处是它可以接受参观、交流,利于传播有关文化。香水博物馆正好处在整个香料产业链的中间环节,我们既不是花农只负责种花和粗加工,也不是工厂负责生产然后卖到消费者手上,我们重在芳香文化的传播以及对香料资源的探索、研发。只有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真正认识香水和香料文化,并对其产生兴趣,才能为培养本土调香人才创造氛围,从而更好地发挥云南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

云南不能只当“卖花姑娘”。

第一瓶云南香水

酝酿了3年多的时间,2011年5月,德馨香水博物馆正式开张。

尹开云辞掉了烟草研究院烟草香料调配师的工作,把几乎所有的积蓄和精力都投到了博物馆的建设上来。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有点理想主义的理科生,居然没有为博物馆的投入算过一笔账,至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这上面花了多少钱。

在此之前,尹开云设想的更“完美”:他要亲自种花。当他离开昆明回到老家玉溪租地种花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白领放着城里轻松舒适的工作不做,而要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然而,种玫瑰的计划很快宣告失败。投入与产出的严重不成比例,让他决定放弃亲自操刀原材料生产。目前,博物馆的原材料主要依托于参股公司建立的种植基地,在昆明西山、楚雄、东川等地已有上千亩花田。

但是,作为一家自收自支的私人博物馆,每年的房租和7个员工的工资对尹开云来说是一份不小的压力。为了维持开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做起了第二职业,比如,博物馆总经理叶云秋就肩负起了承接其他企业品牌包装设计的工作。此外,博物馆也尝试着开展一些收费的体验课程、为日化企业提供配方和技术支持……诸如此类的业务一段时间内维持着博物馆的运转。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间小小的博物馆引起了法国香水界的注意。2012年9月,在德馨香水博物馆和云南省香料行业协会的推动下,由昆明市政府牵头,昆明和法国格拉斯结为了友好城市,格拉斯市长来昆访问并开展了行业交流研讨会。“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访问被业内看做是云南芳香产业的元年,这是变革的一年。”尹开云说。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法国来访的朋友留份纪念品,尹开云带领团队开始了香水的研发,这是云南第一批完全由本土调香师自主设计的香水,在此之前,云南没有自己的香水。最终,味道不同的几瓶香水分别以四季命名为“春”、“夏”、“秋”、“冬”,此外,还有一瓶取名为“翠湖春晓”。

制作香水,作为一项结合着技术加艺术的工作,最难的还是调香人才的培养。

“从一个有化学基础的新人,到业界精英调香师,过程艰辛且充满不确定性。假如一家香水学校招收两百名学徒,通过三年辨香学习,大概要淘汰一半天分欠缺者,再过两三年,经过更细致的考核,又有一半人会被分流去做质检、技术应用开发等。连年淘汰,八年后基本只剩三五人。三五人中最终可能只能成就一名顶级调香师。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尹开云说。

但是,尹开云依然看到了本土香水制造的曙光。而他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先把博物馆打造得更加充实和丰富,然后培养出自己的调香人才,用技术的突破为整个云南香料产业带来变革。(昆明日报 记者朱小旅)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