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融清土洋结合修建机场跑道 碾压桐油石粉替代高标水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0日 09:27 作者: 来源:云南网

吴德成讲述父亲的事迹

吴融清

吴融清,一位出生于贫苦渔家的浙江人,7岁丧父,靠宗族资助和勤学苦练考入北洋大学土木工程专业。1922年毕业后,辗转来到云南,在个(旧)碧(色寨)石(屏)铁路公司,由练习生、工程员、工程师晋升到副总工程师。他受命在滇缅铁路、滇缅公路工程中承担重要技术工作,劳碌奔波,建言献策,尽了绵薄之力。吴融清之子吴德成说,我们有责任讲诉父辈的故事,追忆他们的事迹,教育自己,教育后人。

为滇缅公路尽了一份力

“滇缅公路,是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流淌着多少生动感人的故事,也蕴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记忆,它是镌刻在人们心中的一座历史丰碑。”吴融清的小儿子吴德成说父亲就是这座丰碑的见证者之一。

“1935年,父亲受命出任勘测滇缅铁路线路,完成编制图表、概算、报告书。抗日战争爆发后,父亲向云南省政府建议,以滇缅铁路勘定线路为参照,依据公路的技术标准进行修改设计和相应的勘测,改建滇缅公路。之后,他参与了滇缅公路的建设,与20万云南各族民众组成筑路大军,在最艰险的公路西段分段同时施工。”英国《泰晤士报》当年连续3天发表文章及照片,报道滇缅公路筑路情况,并赞美:“只有中国人,才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做得到。”

土法上马建机场跑道

建造机场无疑需要高标水泥,需要重型工程机械,但抗战期间,物资匮乏,哪里去找?吴融清当时兼任机场建设技术工作。“在扩建昆明巫家坝机场时,父亲采纳土法上马的方案,打造10多个硕大的石碾子,用人工拖拉石碾碾压机场跑道。机场建好后,为陈纳德14航空队进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之后,吴融清还在祥云、保山、蒙自、陆良等机场的工程建设中,解决了不少难题。1944年,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战略大反攻阶段,中国战场急需建造能承载起降重型轰炸机的机场。吴融清奉命前往陆良建设重型轰炸机基地。因无水泥做混凝土跑道,吴融清遂采用一个奇特的施工方案——在10吨石碾压平的土跑道上,浇上拌匀催干剂(二氧化锰粉)的桐油与石粉,凝成一层“干性油”层,承重力强,表面扎实,光洁无尘,使得B24重型远程轰炸机得以大批进入中国。该机载弹量大,航程远,在作战半径内,日军的机场、港口、军营、兵工厂乃至南海上行驶的日军军舰、商船都遭到猛烈轰炸,为抗战胜利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救济来昆避难的乡亲

在抗战年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吴德成说,父亲做到了出力,是光荣的。

“那时父亲正在西南运输处任总工程师,每月薪水不菲,在昆明环城东路的住所环境也不错,是一个大院子。北方民众纷纷南逃,父亲为帮助沦陷区的难民,便在院子中搭起了几间临时住房,并用每月的工资接济着那些来云南避难的乡亲。”吴德成说,一开始,家中只住着20多个从浙江老家来的难民,可随着战争愈演愈烈,来自江西、广西、湖南等地的难民也纷纷逃到昆明,吴家大院一时间变成了避难所,院中的临时住房也由几间变成几十间。“后来,家中人越来越多,不仅有难民,还有南侨机工,有时各地的工程人员到昆明办事,也会到吴家大院落脚。院中人最多时将近300人。面对如此庞大的开销,父亲也犯了难,母亲也为此与父亲发生了不愉快。可没想到,就在大家陷入困境时,我的外公却伸来了援助之手。”吴德成说,得知消息的外公不仅没有怪罪父亲,反而鼎力相助,每月都接济吴家。7年间,救济费用累计达数万大洋。

吴家的善举,不仅使上百号人在危难之际吃穿有了着落,吴融清也在此期间创办培训班,给那些待业难民或渴望提高技术水平的工程人员讲授文化、技术知识,为他们之后的就业、生活拓展了路子。

记者 张晓橙 文 刘普礼 摄(春城晚报)

无标题文档

编辑:曈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