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滇缅路】血色滇缅路——血洒长空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4日 00:05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读提示】8月2日上午,重走滇缅公路采访组继续向滇西进发,出了楚雄市,顺由原滇缅改建的320国道,采访组首先来到天子庙坡,这里曾是滇缅公路上运输抗战物资、人员的必经通道和驿站。

天子庙坡的故事

天子庙坡天子庙坡原名七里坡,位于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沙桥镇的天申堂与大理白族自治州祥云县普淜镇之间。天子庙坡名称源于明朝初期,南明永历帝朱由榔出逃缅甸被逮押回昆明时,途经七里坡时,在此露宿一夜。后人为纪念永历帝,就在七里坡旁修一庙宇,取名为“天子庙”,七里坡也随之被称为天子庙坡。

天子庙坡山顶海拔2600多米,山高坡陡,沟壑纵横,终年云雾缭绕,地势险要。天子庙坡曾是运输抗战物资、人员的必经通道和驿站而闻名于滇缅路。

老人口中的云南驿机场

云南驿历史上就是重要驿站,茶马古道穿过古镇而过,历史上驮着茶叶、丝绸、桐油等货物的马帮通过云南驿去往滇西乃至东南亚。1943年开始修建的云南驿机场作为驼峰航线的重要中转站,对保障驼峰航线西线的畅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云南驿机场成为“飞虎队”最佳战斗基地,“攻”可打击滇西、缅甸一带的日军,“守”可以保卫滇缅公路交通线。同时,云南驿还成为抗战时期中国飞行员的“摇篮”。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央航校内迁至云南,在云南驿成立得初级班先后培训3期学员约300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血洒长空。

“人要住屋子飞机也要有窝,飞机病了累了就拉到‘机窝’里,小鬼子还炸不着……”说话的老人叫卢中友,今年88岁,少年时他是位于云南驿的美国空军招待所工作人员。

卢中友老人讲起对于少年时在美国空军招待所的工作经历很开心,时不时还说几句英语逗得记者们笑弯了腰。讲着讲着气氛凝重起来,老人抬起头望着晴朗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日本鬼子炸机场的时候真是惨啊,拉石碾子的人来不及跑,一下子断胳膊断腿,血都把跑道都染红了……”老人讲的是1943年日本飞机突袭云南驿的场面,炮弹呼啸而来,炸死炸伤了正在修筑机场的1000民工。而很多遇难的民工都不是本地人,战争时期交通不便,很少有家属来认领,大部分遇难的民工都被安葬在附近的山沟里。

祭奠莫尼中尉

在祥云县清华洞的青山上,耸立着一座美国空军中尉莫尼殉职纪念碑。这是在中国仅有的一座纪念二战时殉职美国军人的标志。8月2日下午,“穿越滇缅路激扬爱国情”采访组来到了纪念碑前为莫尼中尉献花,以表达对这位为保卫祥云而牺牲的美国飞行员的追思与敬意。

罗伯特·莫尼是“飞虎队”队员,据当年为莫尼中尉疗伤的董济元医生回和相关一些资料记载,1942年12月26日下午3时许,祥云县城却突然防空警报大作。距离县城20公里左右的云南驿机场,飞虎队第14航空队的莫尼等几名飞行员奉命升空迎敌。激战中,莫尼中尉的战机中弹着火。此时,莫尼的飞机离地面很高,若跳伞离开飞机,失去控制的飞机就会顺势跌落到祥云城中。莫尼中尉放弃了逃生的机会,控制住飞机高度,驾机离开县城,向城郊西北方向的荒山飞去。由于失去了跳伞机会,莫尼中尉跳出机舱后,降落伞张开不久便触地。由于跳伞时飞机离地面过近,加之风势过大,莫尼落地后身负重伤,当地民众见状,忙找来木板,将他抬进县城抢救。经祥云博爱诊所董济元医生精心抢救,用了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药品医治,终因抢救无效,于当晚殉职,年仅22岁。

莫尼中尉殉职不久,董济元医生会同当地部分开明人士发起捐资建造纪念标的倡议,连沿街乞讨的乞丐也捐献出钱来。1943年1月,祥云各界人士在清华洞三岔路口建成了3米高的“美空军莫尼中尉殉职纪念标”。历经五十年沧桑,纪念标已被损坏。为了弘扬莫尼中尉的国际主义精神,祥云县人民政府决定按原纪念标的规格式样重建“美空军莫尼中尉殉职纪念标”,于1992年10月29日竣工落成。

【记者手记】

在莫尼中尉殉职纪念标前,我三鞠躬后抬起头来,视线正好落在纪念标下方莫尼中尉微笑的头像上。看到22岁的莫尼中尉定格的笑脸,我心里一阵酸楚。莫尼中尉是不幸的,他为了让我们能在家乡安居乐业永远告别了自己的家乡;莫尼中尉又是幸运的,比起那些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无名英雄,比如那些在云南驿机场遇难的民工,他的故事留了下来,70多年后仍然能够受到人们的祭拜。

让我们在心中对那些在抗日战争中浴血奋战的官兵说一声谢谢,对那些千千万万为抗战胜利提供便利和服务的百姓说一声辛苦了。只要为抗战尽一己之力做出贡献,无论贡献在何处,都是英雄;无论留不留名,都应得到后人的赞誉与纪念。

记者 罗昂 王康

无标题文档

编辑:罗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