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滇缅路】血色滇缅路——路魂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5日 03:01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读提示】8月3日,这些天来阴沉天空开始停下了雨滴,我们的全媒体采访团队继续从大理出发顺老320国道前往永平县,两天来一路上的点点滴滴都让我们感触良多,下面我们又将见到什么?经历什么?一切未知的问号都让我们期待......

一段残翼几十年的念想

一早,我们来到了位于大理古城兵“总统兵马大元帅府”的大理市博物馆,这原本是云南著名回族穆斯林起义领袖杜文秀的府邸,然而这里却收藏着一段美国飞虎队为中国人们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故事。

进到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庞大的飞机机尾的残翼,这段残翼是大理渔民从洱海中打捞上来的。据大理博物馆馆长段进明的介绍,这是来自于当年驼峰航线一架美国C-46运输机的尾翼。值得欣慰的是,当年驾驶这架运输机的美国飞行员在飞机坠毁的霎那间,他成功跳伞逃生,飞机却沉入了洱海。如今这位飞虎英雄还健在于世,在他平安回到美国后一直难以忘怀这段曾经死里逃生的经历,想再触摸一下伴自己出生入死的飞机,但种种原因而未能成行,这也成为了老人一直为了却的心病。

一座大桥四十多个生命

从老320国道一直前行,路越来越难走,顺大理漾濞县的“顺濞河”前行,经过了而一段颠簸而扬尘密布的道路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座铁架桥盘。

“因为暴雨河水暴涨,几百个桥工手拉手站在河中央用生命保住了这座桥,但是40多个人被卷走……”听到大理州永平县的胜备桥的修筑故事,我们唏嘘不已。胜备桥横跨顺濞河,连接漾濞和永平。老桥已不复存在,现在看到的是利用被炸毁其他桥的残骸重新建造的。1944年建成通车后,胜备桥上运输物资和军队的车辆川流不息,但如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胜备桥已沉寂下来,当年繁忙的公路成为了历史长河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一首壮歌几代人的抗争

“修公路,大建树;凿山坡,就坦途,利济渡。裹粮携锄沧路边,那管老弱与女孺!”这就是在修筑滇缅公路时广为流传的《滇缅公路纪念歌》,也当年修筑滇缅公路的真实写照,重现了当年滇西人民用血肉筑成滇缅路的壮举。

这首荡气回肠的纪念歌的作者是王锡光,。他担任龙陵县长期间,正值滇缅公路开工。王锡光担任永平县长后,又赶上因运输任务增加永平县境内78公里滇缅公路由3米拓宽为5.5米的工程建设。为完成滇缅公路的工程真是急瞎了眼!他死守的工地上,一再摆出当时省政府十万火急寄来的一封鸡毛信,对潞江安抚司线光天及属官说:“若不能按时完成修路任务,就一起去跳怒江。”由于任务紧迫,他日夜操劳,四处督促,盛怒之下导致左眼突然失明,他的两个秘书也殉职于工地。

【记者手记】

在抗战时发挥重要作用的胜备桥,如今车辆罕至,成了连接村与村之间的通道。由于水电站的建设,胜备桥在将来可能会被江水淹没。在惋惜的同时我也感到欣慰,胜备桥的沉寂反衬出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与高速公路建设日新月异,反衬出时代的进步。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对于胜备桥这些见证了历史的建筑不应当作拦路石铲平,而应予以妥善安置。无论时代的脚步前进的多么快,我们还是要经常回望我们走过的路,不忘过去才能更好的展望未来。

记者 罗昂 王康

无标题文档

编辑:罗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