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滇缅路】血色滇缅路——“龙兵团”魂断龙陵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6日 03:02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读提示】离开了松山,8月5日,“穿越滇缅路激扬爱国情”采访团队来到保山市龙陵县。龙陵县城毗连芒市,滇缅公路穿境而过。龙陵自古皆是兵家必争要地,日军侵入滇西,龙陵县城则是重兵集结的地点。

曾侵占龙陵的日军56师团号称“龙兵团”。巧合的是,龙陵恰恰成了嚣张的“龙兵团”的“宿命之地”,不可一世的“龙兵团”在滇西会战中惨败,魂断龙陵。我们冒着细雨,沿着滇缅公路来到龙陵抗战纪念广场,寻访当年的抗战故事。

三攻龙陵

龙陵自古皆是兵家必争要地,日军侵入滇西,龙陵县城则是重兵集结的地点。在龙陵县的抗战纪念广场上,至今还保留着一座日军的碉堡,碉堡位于滇缅公路旁,上面还清晰可见嵌着的子弹。这座碉堡建于1942年,由钢筋、水泥、砂石筑成,炮弹无法穿透,随着这个碉堡,一段滇西抗战史上最残酷的战役浮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1944年6月6日,中国远征军兵分三路向驻守龙陵县城一线的日军发起了猛烈进攻,拉开了攻打龙陵的序幕,本可一鼓作气拿下龙陵,然而连天的阴雨加之松山没有攻下,以至于后勤补给跟不上,这就给了日军喘息的机会,驻守腾冲的2000多名日军南进驰援龙陵,驻守芒市的1000多名日军也沿滇缅公路北上,驻守象滚塘的500多名日军也急速东进龙陵,同远征军发生了激战。在日军精锐部队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远征军第71军主力部队被敌军从中截断,腹背受敌的87师伤亡惨重、险遭覆没。迫于情势,远征军只得于16日退回到城郊一线,保存实力准备再战,远征军首攻龙陵因此功败垂成。

7月13日,远征军又集结了五个师的30000兵力,从东、北、南三面向龙陵县城一带的日军据点发起第二次围攻,再度占领了部分日军阵地,控制了龙陵至芒市、腾冲的公路。但因松山尚未克复,各类军需物资无法通过滇缅公路运抵军中,造成围攻龙陵的部队给养困难,且日军为了尽快打通芒市至龙陵的公路,向龙陵增派了第56师团、第2师团主力15000多人,向远征军发动了疯狂反扑,在敌人炮火的猛烈攻击下,驻守龙陵城外的新39师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37师也遭受重创,其死守阵地的117团3营将士全部殉国,不少阵地重新陷落敌手。因将士伤亡惨重,远征军只得于9月10日再度退回到龙陵城北近10公里的赧场一带堵击,第二次进击龙陵宣告失败。

1944年10月29日远征军对龙陵发动了第三次总攻。经过为期5天的激烈战斗,终于在11月3日将据守龙陵的日军大部歼灭,夺回了龙陵这个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塞。紧接其后,远征军派出第88师沿途追剿向芒市方向逃窜的残敌,连续攻克团坡、张金坡、南天门、放马桥一线的日军阵地,到了11月11日,龙陵全境均回到了中国人民手中。

“三攻龙陵”战役,系整个滇西反攻战中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要塞争夺战。在长达4个多月的战斗中,中国远征军先后投入了11.5万人兵力,经过三次拉锯争夺,历经大小战斗数百次,共歼灭日军1万多人(除400余名残敌突围后溃逃芒市外,其余被全歼),而中国远征军为此付出的伤亡代价则为29803人。龙陵战役是滇西反攻作战中,耗时最长,牺牲最大的攻坚战,但也是歼灭日军最多的战役。

如今,当我们再次钻进这个当年夺去了无数远征军将士生命的碉堡,厚厚的墙壁隔绝了外面的光明。想象着70年前的那场激战,枪炮轰鸣声中夹杂着日寇疯狂的叫嚣,不禁对这些用生命捍卫国家尊严的远征军将士们肃然起敬。

历史的耻辱

出了龙陵抗战纪念广场,我们来到全国唯一一处慰安妇制度罪行展览馆——董家沟日军慰安妇制度罪行展览馆。1942年日本占领龙陵后,将位于董家沟旁的一处四合院民居变成“军人服务社”。1942年到1944年之间,这里长期住有日本、中国、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国的数十名慰安妇供日军官兵淫乐。远征军收复龙陵前夕,为了隐匿罪行,日军杀害了这里所有的慰安妇。

董家沟日军慰安妇制度罪行展览馆保留了当时慰安所的布局。大门口是售票处,日军需要购买慰安券。门口的墙上贴着“慰安所规定”,其中几条格外扎眼:“入场券当日有效,在未使用前可退票:持慰安券进入指定房间,时间为30分钟”。慰安所从来不把这里不幸的女子当作人来看待,她们是明码标价分时段售卖的物品。

展览馆保存着当年慰安妇用过的木屐、梳子以及餐具等等物品。这些物品还能保存至今,使用它们的人却在七十多年前就含恨离开人世。想到当年被强抢诱骗来的女子被迫穿上和服与木屐,忍住眼里的泪水对前来施暴的日军笑脸相迎,最后全部被残忍的杀害,不禁一阵阵的心痛。

【记者手记】

我们将要离开罪行展览馆的时候雨滴落下来,就像眼泪。四合院天井里的青苔绿得刺眼,当年这些不幸的女子有没有站在天井中抬头看着那片方形的天空,幻想着能飞出这个人间地狱呢?到今天为止,幸存的慰安妇向日本地方法院提交的诉讼要么没有结果,要么被驳回。本应给予她们的道歉已经迟到了几十年,至今还遥遥无期。老人们的时间不多了,尽管我相信正义总有一天会到来,但不确定它到来的时候会不会已经太迟。

记者 罗昂 王康

无标题文档

编辑:罗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