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滇缅路】血色滇缅路——焦土之城腾冲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0日 09:03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读提示】43天的炮火洗礼后,这里找不到一间完整的房屋,看不见一棵带叶子的树,地上捡起一片树叶,都可以找到两个弹孔。l离开龙陵,“重走滇缅路激扬爱国情”全媒体采访团队来到滇西抗战中第一个收复的城市——腾冲,重温70年前那寸土寸血的焦土抗战。

见证的历史

焦土抗战中,腾冲文庙这座始建于明代的文化圣殿得以部分保存,当地人看来是上天的眷顾。1942年腾冲沦陷,文庙惨遭亵渎。大成殿成为日军宪兵司令部,供奉孔子父母的启圣宫被设为“慰安所”。腾冲光复前夕,文庙成为日寇负隅顽抗的最后据点。眼看大限将至,绝望的日寇正准备放火与文庙同归于尽,我军及时攻入。大成殿、启圣宫得以幸存,但其他建筑在战火中损毁殆尽。

站在正在修缮的大成殿前,当年战争的惨烈还历历在目。密集的炮火使得火山石铺就的台阶凹凸不平,每一棵保存下来的楸木柱都弹痕累累。一棵立柱上的弹坑甚至有茶杯口那么大,让我们震惊不已。

如今的文庙成为传统文化和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2014年12月,文庙的修缮工作正式启动,有望恢复原状,重现当年的风采。

血染来凤山

离开文庙,我们来到来凤山。最高海拔1921米的来凤山是腾冲城的制高点,也是攻克腾冲城的关键。

阴雨绵绵的天气让来凤山上地面极其湿滑,我们扶着长满青苔的槭树往山上爬,寻找日本挖掘的工事。当年驻扎的日军也深知来凤山的战略地位,他们出动了一个由矿工组成的专业工兵营,用了两年的时间,挖出了蛛网密布的工事。来凤山成了碉堡群,以主峰为中心,与营盘坡、文笔塔(白塔)、象鼻子、文笔坡等4座山峰形成能相互支援的火力网。

日军居高临下占据地形优势,还利用暗藏于山岭之间的交通壕作掩护进行伏击,进攻难度可想而知。陡坡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土坑,腾冲文物管理所的白佳丽研究员告诉我们,这叫端末作业坑。当年我军在盟军飞机炮火的掩护下仰攻,每攻上几米,就挖一个坑为后面的战友作掩体,一点一点地往山顶挪移。7月28日,除了十几名日军逃往腾冲城内,来凤山日军全部被歼灭,为光复腾冲做好了准备。

一寸山河一寸血

“攻城战役,尺寸必争,处处激战,敌我肉搏,山川震眩,声动江河,势如雷电,尸填街巷,血满城垣。”为攻占腾冲,43天的血战中国军民及盟军付出了重大牺牲。远征军阵亡军官493人、士兵8178人,地方军497人,共9168人。收复腾冲后一个月,为纪念攻克腾冲的第二十集团军阵亡将士,政府决定在腾冲来凤山下修建国殇墓园。

我们在国殇墓园里三鞠躬,向这里长眠的抗日远征军八千英灵默哀,也向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千千万万战士和民众致敬。

【记者手记】

在文庙,一个看起来只有5、6岁的孩子边跑边叫:“我知道日本鬼子埋在哪里”。当地人告诉我,抗战是腾冲人的集体记忆。口口相传、代代相承,连幼小的孩子都能清楚的讲出抗战的历史。我深感惭愧,小孩子知道的都比我多。在腾冲的采访,让我对于抗日战争有了更加全面立体的认识。“重走滇缅路激扬爱国情”团队将继续走下去,下一站,我们将到达滇缅公路云南境内的终点德宏州瑞丽市的畹町镇,在那里我们又将看到什么,我很期待。

记者 罗昂 王康

无标题文档

编辑:罗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