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相关专题:

“解秽金”潜规则催生“蛇蝎保姆”?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0日 17:09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2015年12月24日,广州日报率先披露涉嫌以肉汤下毒、尼龙绳勒脖子等方式杀害8名雇主的毒保姆何天带在广州市中院受审,引起全国轰动。一连5日,记者先后通过独家专访受害家属、何天带的亲人、辩护律师,还原出“毒保姆”何天带的身世、性格以及毒杀手段。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毒保姆事件究竟是何天带极端扭曲的性格导致的特殊个案,还是行业群体一个阴暗丑陋却又成熟的潜规则?

29日,读者来电报料,牵出另外一个毒保姆陈宇萍,作案时间更长、涉案可能更多。何天带与陈宇萍,两个“毒保姆”来自相近的地区、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这显然不是特殊个案可以解释的。

不少受害者家属怀疑,存在着跟何天带、陈宇萍相似手法的“毒保姆”群体。而在他们工作的家政服务中心,也存在着某不成文的行规让坏保姆有机可乘,钻此空子的坏心眼保姆或不在少数。

“毒保姆”过堂:

陈宇萍作案或比何天带更多

庭上翻供称自己没有杀人

昨日,读者报料牵出另一“毒保姆”陈宇萍。今年12月23日,陈宇萍案开庭,庭上起诉的是番禺区樟边村冯家96岁老父被害一案。除此以外,陈宇萍还涉嫌另外多单谋杀临终老人的事件,数字可能甚至超过何天带,但是由于死者已经火化,时间较为久远,缺失相关的证据。这两天,记者采访并经核实的经陈宇萍照顾不久后死亡的事件已经有6宗,分别是樟边村冯星家、樟边村方先生家、蔡边村蔡女士家、蔡边村女姐家、蔡边村标叔家以及沙园村(番禺西环路)何先生家。

根据广州市中院知情人士透露,陈宇萍目前被起诉的确实只有一单,“她也确实涉及不止一单,但都因证据不足而未有起诉。”在起诉的冯家老父被害一案中,陈宇萍被指控是通过掐颈的方式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但她在庭上翻供,称自己没有杀人。目前正进一步审理”。

家政人员爆料:

陈宇萍花名叫“鸡萍”

有群保姆专“执死鸡”

据番禺西丽路一些家政人员介绍,毒保姆陈宇萍的花名叫“鸡萍”,也就是专门“执死鸡”。“凡是有生病的老人,她就专门抢着去做,为赚快钱。”多名受害家属认为,何天带与陈宇萍两个毒保姆来自粤北、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她们是不是在互相模仿作案呢?” 受害家属冯星认为,番禺一带就专门有这样的一个“执死鸡”群体,用这样的手段来赚快钱。“一日赚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可以做十单。”

“执死鸡”保姆

几大共同点

1

雇主多为患病老人

如蔡边村的女姐称丈夫中风,沙园村的何先生则表示爸爸有肺气肿刚刚出院,而标叔的大嫂也是刚刚从医院出来。但是,根据他们反映,他们的亲人尽管身患疾病,但是并未有即时死亡的迹象,反而,根据他们的回忆,自己的亲人在离世之前还很清醒,甚至是能有讲有笑,因此突然的离世也让他们觉得愕然。

“来了两个保姆都说我老公没那么快死,如果将要死了我也不请保姆了。”蔡边一村的女姐这样跟记者说。

2. 雇主死亡得很突然

“如果是要死亡的话,一般会有一个过程,比如说缺氧喘气等,那也要一两个小时,不会说走就走的。”其中一名受害者家属说。然而,这些死者的家属们表示,自己的家人死的时候都很突然,来不及抢救,但是身体还是温热的。而家属的死亡,都是由保姆通知。

3.到家时间短

不超过一周

记者在采访多名死者家属获悉,陈宇萍照顾患病家人的时间最长不到一星期,如标叔的大嫂只有六七个小时,冯天的父亲也只有14小时。何天带涉案的受害家属同样如此表示,一般都在3天左右,就说老人去世。

4.到家前先提“行规”

不论陈宇萍还是何天带,应征前,均提到了一句“行规是做一两天也要按一个月的费用来收缺。

5. 觊觎老人身边财物

很多老人藏了不少财物,子女也不一定知情,而同住的保姆就看重这点,待老人离世后偷盗,家人也难觉察。

记者暗访:

照顾临终病人被称“快餐”或“执死鸡”

昨天,记者来到陈宇萍曾在此接单的家政公司,当记者提出找一名可靠的保姆照顾家中已收到“病危通知书”的老人时,家政公司一谢姓负责人在问了症状之后,判断老人的病情“差不多了”。当时,虽然家政公司里有七八位中年女子,但无人愿意接活。很快,有人称“这种活阿清肯定愿意做”。负责人也立即致电阿清:“有份‘快餐’你做不做?”电话中,她一再强调老人行将就木,“老人差不多了,话都不会说了。”“只是在等日子了。”但最终,对方还是因有其他的活推掉了。

当记者到附近的另一家志×家政中心,一位在等开工的中年保姆常姨(化名)告诉记者,她与何天带认识,“我们都在附近的几家家政中心登记身份信息,哪家有工开的话就会联系。”她说,何天带到此大约三四年,众人对她最大的印象就是只做“快餐”,专门“执死鸡”,而且在雇主家做了几天,雇主家中老人就离世了。“才几天就能赚到几千元,都不知怎么做到的,真是奇怪。”直到近日事发,她才知道个中原因。她说,在保姆中间,早些年就有人对何天带害人的事情略知一二,“看见她的包里放了老鼠药。”

辗转附近的三家家政中心,记者终于找到一位愿意照顾临终老人的保姆,对方也是当即提出:“如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而当记者提出希望按照天数算钱,对方却表示不肯,并直言:“你这样算工资,在这里是请不到保姆的。”她称,一般照顾临终老人都要价比较高,毕竟“意头”不好。但至于是否有保姆为做几天赚快钱,专门服侍这类老人。她却矢口否认,“我们只是不忌讳这种事情,但肯定不会做亏心事,不信的话可以在房间装监控。”

事实上,保姆向雇主开口提出“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的要求并非孤例,甚至成为小范围内的潜规则。记者了解到,这几起出现“毒保姆”事件的家政中心,都集中在番禺区西丽路一带。这一带也是番禺区家政中心相对集中的地方,方圆两公里的路段,大约有十余家家政中心。记者辗转多家家政中心,负责人都告诉记者,虽然家政中心没有硬性规定,但“解秽金”的确是这一带的“行规”。但对于这样的行规,有的家政公司负责人也坦言“有问题”,“不过这里的保姆都提这样的要求,我们也没办法。”他坦言,这个“潜规则”最早的出发点是好的,“因为保姆接触过世的人,沾染了‘晦气’,雇主给足1个月工资其实是当给一份安慰金,给保姆‘解秽’的。没想到逐渐发展下来,就被一些人利用了。”

其中,有一家公司在广州其他区有分店,如希望找到按天数照顾老人结算工资的保姆,可到其他分店找,那边并无类似潜规则。据记者调查其他区的多家家政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没有“解秽金”的潜规则,一般都会按照天数把工资给保姆。(记者周浩杰、申卉、林霞虹、陆建銮)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键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