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相关专题:

网店遮掩售卖麻醉笑气弹 提醒:吸入过量或危及生命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8日 16:23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一个北京商家出售笑气弹、开瓶器、气球等商品,销量较大

记者发现,这种笑气弹标注为食品添加剂,且注明不可直接食用 摄/记者 石涛

一位买家上传图片,称“开车之前嗨一波先”

买家上传的“吹气球”的图片

近日,一些外地酒吧夜店被曝流行“吹气球”,年轻人通过吸入气球内被称作“笑气”的一氧化二氮,达到“自嗨”的效果。

其实在网购平台上,“笑气弹”早已风靡,北京的卖家称三里屯、五道口等是主要发货地。购买者上传的“买家秀”显示,他们可以在夜店、住宅、开车途中随时“吹气球”自嗨,甚至有人一晚吸食三四百瓶。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从警方获悉,目前“笑气”未列入毒品目录。但医生提醒,如摄入过量或使用不当,可能会发生窒息甚至危及生命,此外心脑血管等疾病患者更是不能吸食。

发现 外地夜店里 小贩卖“笑气”

所谓“笑气”,学名是一氧化二氮(氧化亚氮也常指这种气体),通常用于医疗麻醉。

据此前报道中称,大约4年前“笑气”开始在成都等地的酒吧流行。贩卖者将气球内充满一氧化二氮供人买来吸入,一个气球卖10元,生意好时,每晚就能卖100个左右。按照小贩们的说法,“笑气”不是毒品,但经过多次的整顿,很多酒吧都不再卖这些东西了。

在网上,和夜店相关的帖子里也不时能看到“笑气”二字。发帖者称,这种气体通过奶油枪注入气球中,猛吸几口就能全身放松,甚至会想哈哈大笑,特别“嗨”,而且即便在公开场合使用,也没人管。

卖家 北京也有卖 酒吧要货多

网帖中描述,“笑气”在网上能轻易买到。记者在网购平台上搜索“笑气”,出现笑气弹、笑气球、笑气开瓶器等商品,发货地包括广东、四川、京津等地。不过几乎所有商品描述中,“笑气”两个字都隐藏在奶油发泡枪等关键词之后。

有些页面商品图片除了“笑气”的金属气瓶,还有奶油发泡枪。卖家表示,店铺主营的都是厨具等用品,金属气瓶内就是“笑气”,它的本来用途是给奶油保鲜、定型,但如果想直接吸食也没有问题。

有些卖家则直白地将气球放在页面中,有的还配了一幅“吸嗨了”的漫画,卖家直言,“笑气”及配套的工具就是他们的主营业务。购买者可以用奶油枪抽出一氧化二氮,注入气球然后吸食。

这些卖家称,出售的“笑气”来自台湾、美国、东南亚等地,单独一瓶的价格大约在2.5元至4元不等。不管是用来打奶油还是“吹气球”,卖家表示购买均无限制,也不会有人管。只有少数卖家会提示,吸入“笑气”有窒息的风险。

记者联系到了一位北京的卖家。他告诉记者,自己经营“笑气”已经两年,三里屯、五道口等酒吧聚集的地方都是他的主要发货地,下单后20分钟就能送到。买家“什么人都有,”但主要是年轻人。除了少部分喜欢自己窝在家里吸,大部分都是爱去泡吧、泡夜店的人。

买家 随时随地“嗨” 开车前也吸

在淘宝排名销售量最多的几家网店,奶油弹的销量很高,页面显示至少数百人购买。

一些购买者在评论里分享“吹气球”的心得,有“纯度比我在英国吹的还高”、“有点晕,像刚学抽烟时的感觉”等描述。

而配发的“买家秀”则显示他们“吹气球”并不需要什么固定的场所,酒吧、自己卧室、甚至大学校园中都可以随时随地地“嗨”。

有的图片显示,一群人疑似在夜店的场合每人抱着一个气球组团儿“吹”,有的人则上传一张在驾驶座内准备“吹气球”的图片,文字描述称,“老司机开车之前嗨一波先”。

体验 说是没人管 送货却谨慎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从上述北京卖家处购买了几盒“笑气”,送货地点约在“常送货”的三里屯,晚上交易。卖家还推荐购买奶油枪,“之前用便携开瓶器,但那玩意不好用,北京这边都用奶油枪了。”被问及是否违法时,卖家称“大大方方地吸,没人管”。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送货人交易时,却并没有这么“心大”。交易当晚,送货人通过电话把记者“遥控”到了太古里南侧一处光线暗的地方。见到记者,一名大约30岁上下的男子才从附近闪出来,不时紧张地四处张望。他拿出货后,一边催促赶紧交钱拿货。而对于怎么使用,他只是甩下一句“你去问卖的人,我就管送货”然后立马拿钱走人。

记者看到,购买到的笑气弹包装上显示,这种名为“氧化亚氮”的产品属于“食品添加剂”,规格为每瓶8克,每盒10瓶。卖家表示,一个人每天可以“玩”的“安全用量”是30盒300瓶,但记者发现,“笑气弹”包装上明确注明“不可直接食用”。

夜店 见有人用过 但没那么火

记者连续两天在三里屯附近的酒吧进行探访,但并未发现有人在公开场合使用气球或是气枪。不过当记者描述“笑气”的使用方法时,有酒吧服务员和顾客表示,他们曾经在酒吧过道里见过有客人拿着气球在“摆弄”,但几天也遇不到一个,不像网传的外地酒吧那么“火”。

其中一名服务员回忆,当时有三名外国男子,一人手中拿着一个充满气的气球。他们放在嘴边猛地吸一下,然后放下缓缓,之后拿起来再吸,不一会儿气球就瘪下去了。但因为三人一直有说有笑,并未有明显的异样,“当时还以为是喝酒的游戏。”

从他们的描述中记者发现,“吸气球”的顾客一般是在聚会的情况下使用,很少有单独一人“泡吧”时使用的,地点则是酒吧卫生间、过道等相对僻静黑暗的地方。

内存 “笑气”是什么?

“笑气”的学名是一氧化二氮,200年前由英国化学家首先发现。后来有科学家在试验中无意吸入,导致其情不自禁的大笑,因此又被称作“笑气”。

在医学上,一氧化二氮被作为麻醉气体。在食品生产过程中,一氧化二氮可以对水果等进行保鲜处理。

据了解,在有些国家如英国,任何个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销售含有一氧化二氮的药品用于吸食,或者未按处方进行供应,都是违法的。

吸客

当时是很爽

过后头剧痛

陈璐(化名)算是各地酒吧的常客,对“笑气”并不陌生。3年前,他在广东一个酒吧第一次接触“笑气”。首次“玩”陈璐只吸了6瓶。他感到有些兴奋,“那玩意吸到嘴里甜甜的,但之后会感觉口腔里的空气比较浑浊。”

后来在上海一个酒吧,陈璐一晚就“玩”了大约180瓶。他记得自己的面部有些麻木,慢慢地浑身放松,感觉轻飘飘的,然后就是明显的兴奋,只是“自己笑没笑就不记得了”。“有点儿类似于疲倦时吃了一颗特别强劲的薄荷糖,感觉特别爽。”陈璐的朋友补充。

但“爽”后约3个小时左右,陈璐感到了剧烈的头痛。一些有经验的人告诉他,头痛可能是缺氧造成的。“对着气球吸,基本接触不到氧气,时间长了也就缺氧了。”在此之后他又“玩”了四五次,每次“劲儿”过去之后,都头疼欲裂。他就再也不敢玩了。

陈璐告诉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几次接触中,有些人一晚能吸300甚至400多瓶。而有人还告诉他,不够100瓶根本没有效果。“可能是吸得次数不多,间隔也长,我没有上瘾的感觉。”陈璐告诉记者,那些上瘾的人可能是产生了心理依赖。

医生

过量有风险

部分人禁用

警方表示,目前“笑气”不在毒品目录中,但这不代表吸食它就没有风险。

和睦家医院麻醉科医生杨璐告诉记者,笑气是一种吸入性麻醉气体,其直接作用于大脑神经,并通过血液影响全身。

对于卖家所称的安全用量,杨医生并不赞同,她告诉记者,医学上笑气的安全剂量并非吸入总量而是吸入的浓度。杨医生表示,吸入笑气浓度过高时可能造成缺氧、窒息甚至危及生命。在手术中,病人使用面罩吸入的笑气是和氧气配合使用的。而为了防止窒息,会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控制笑气浓度。但不论什么情况,麻醉机也会保证病人的最低需氧量,以免单纯吸入笑气。

其次,笑气并不适用于所有人群。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人体内血液输氧量比较低,再吸入笑气会进一步降低体内氧含量。笑气的弥散性比较强,有肺大泡的病人吸食后会造成气胸,因此在医疗中,有肺大泡、肠梗阻等疾病的患者是不能使用笑气的。

此外,虽然笑气的麻醉作用不强,作用时间也比较短,但因为个体差异不同,有些对麻醉药品比较敏感的人可能造成意识不清醒,假如正好在驾车或从事有风险的活动,可能会发生意外。

目前,还没有见到有相关文献表明吸入笑气可能造成生理上依赖,但杨医生提醒,因为吸食后会有愉悦感,可能会让人产生心理依赖。(石涛 许白)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黎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