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相关专题:

杭州地铁口高三女生叫卖处女身!她为这事“献身”,让人又怒又痛……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2日 16:23 作者: 来源:杭州日报

相关专题:

前天(11月10日)上午11点左右,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高中女生站在文晖路中山北路口发着传单。

身高不到1米6,在人群中显得很娇小,如果不是她打出的两块KT板标语太辣眼睛,可能没人会注意她。

“家中实在拿不出钱,哪位好心人能救我哥哥,我愿以20万元卖出我的处女之身......”

高中生20万卖“处女身”
现场引来警察

当天上午,自称杨先生的男子给本报大众热线爆料:校服少女路边跪求,愿20万卖处女身救哥哥。杨先生还透露,有一位女士愿意现场拿出5万元,请女孩离开,但少女拒绝了,现场有很多人围观。

她叫许艳花,云南人,今年才19岁,还是个没毕业的高中学生。11月10号,是她在路口发传单的第三天。中午12点,文晖路中山北路口,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和一双白色球鞋,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她。

然而,现场并没有杨先生所说的好心女士,连取阅传单的人都少之又少。记者观察了10分钟左右,人们经过许艳花身边时,眼神中闪过的多是猎奇、疑惑,甚至还有一些不屑。有媒体记者尝试联系杨先生,对方始终未有回音。

许艳花的行为没能得到足够的关注,却引起了巡逻民警的注意。她有些吓蒙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随后,民警用警车将许艳花带至朝晖路派出所了解情况。记者在现场遗留的一张传单上看到,许艳花有个哥哥叫许彦红,已在省人民医院治疗两年...

为救白血病哥哥
“她说筹钱,没想到是这样...”

根据传单上的信息,记者来到省人民医院血液科病房里,见到了许艳花的哥哥,23岁的许彦红。

3年前,许彦红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之前,为减轻妹妹们求学所带来的家庭经济负担,许彦红在老家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一家饭店当厨师学徒。

许彦红和许艳花兄妹的名字也曾出现在部分媒体上,原因是许艳花曾为给哥哥筹集医药费,以“卖辣椒救兄”的方式引起媒体关注。


3年前,正是许艳花与许彦红这对兄妹配型成功,妹妹顺利成为哥哥骨髓移植的供体。

然而,骨髓移植后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许彦红变得瘦骨嶙峋,膀胱炎、骨质疏松、全身皮肤过敏等病症接踵而来,不断折磨着他。因此,他甚至无法顺畅说话,只要多说几句,便会口干舌燥,必须吞咽唾沫才能继续开口。

许彦红说,由于排异治疗需要进行3到5次,每次的费用在3万元左右,这笔开支确实让家里负担不起。3年来,许家人在老家和杭州分别花费了30万元和50万元。这些费用中,一部分来自许彦红的医疗保险,一部分由云南当地媒体向社会爱心人士募捐所得,而许彦红的父亲在老家靠种玉米维持全家生计,家中还欠着亲友13万元债务。

对于妹妹此次的出格行为,许彦红反复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上周日晚上,她一到杭州就来医院看我,说要给我筹钱,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攥着记者带来的传单,许彦红沉默了……

她上网搜了很多求助事件
决定靠自己“勇敢一次”

另一头,朝晖路派出所也已基本掌握许艳花的情况。民警为她做了笔录,询问了她相关家庭情况。

许艳花说,哥哥的病情一直反复,9月份曾出院,但病情很快恶化,只好再次住院治疗。这次来杭,她只向学校请了几天假,也没说自己出远门。路费是她在老家旅馆打工赚的,总共1000多元,机票已花去500元左右。母亲在余杭租房打工,兄妹俩都不愿妈妈来回奔波。妹妹这次来,就是为哥哥设法筹钱治疗。

对于有人愿意现场捐助5万元的说法,许艳花给予了正面否认。

随后,记者跟随民警,陪着许艳花前往她的暂住地。令人意外的是,与她同住的竟是一位“熟人”——今年5月下旬因自愿当“人肉靶子”为姐姐筹钱治病的女孩吉佳丽。

吉佳丽说,许艳花已经住进来2天,小姑娘所有行李只有随身的一个书包。

记者随后向吉佳丽的姐姐吉佳艳求证。吉佳艳说,周日晚上,病友许彦红(许艳花哥哥)找到她,提出希望她能照顾他的妹妹,提供一个暂住的地方。

“他的排异反应确实非常严重,已经蔓延到全身各个器官。”吉佳艳说。

“相处了三天,我觉得他妹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吉佳艳告诉记者,“总感觉她想问题的方式很天真。”


许艳花说,自己就是想救哥哥,其他什么都可以不顾。前几天,许艳花在网上搜索了很多求助事件,于是才冒出了“卖处女之身”的荒唐做法,丝毫没有考虑其后果。在这个高三在读的女孩心里,重病的哥哥一直在勇敢地坚持,所以她觉得自己也要“勇敢一次”。

“你真的想过通过那种交换得到20万元吗?”记者问。

许艳花一阵沉默,“我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引起注意...”她也说不出自己在这件事上做得是对,还是错。现在,她准备周日就回云南,继续回学校上课。

善意可以分享,但绝不“下嫁”

作者八闲王:

其情可悯,我们首先应该肯定许家人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但是,遭遇困境只能是许艳花渴望得到关注和帮助的诱因,不能成为她做出出格行为的理由。

19岁的年纪,许艳花应该知道出卖身体意味着什么,且不论其中的法理关系,仅公序良俗这一关,她就过不去。

但她还是这么做了,原因她也说得很坦白:通过这种方式引起注意。我们可以理解小姑娘遇到的困境,可以想象她有多么的无奈和无助,但是,以这样一种极不妥当的方式吸引关注,从而获得社会善意的援助,哪怕出发点再合理、结局再圆满,过程不正义。

人心都是肉长的,经过这一次事件,许彦红或许真的能得到社会捐助,获得新生。

同时,这次事件也可能是慈善史上的一块警示牌:社会善意始终存在,但需要帮助的人们应该以何种形式获得它,成为全社会亟须思考的问题。

至少用出格的方式来吸引眼球肯定不是正确的途径,善意若是就此“下嫁”,慈善之路便只能沦为“秀场”。

我们愿意为不幸的哥哥许彦红再呼吁一次,希望有社会力量帮他一把。但我们绝不提倡妹妹许艳花的做法,更不希望看到有下一个“许艳花”。

社会善意始终存在,搏出位的求助,绝不能效仿。别让慈善之路变成“秀场”!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键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