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相关专题:

苏格拉底之死的启示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1日 09:43 作者: 来源:

相关专题:

(一)

公元前399年,70岁的苏格拉底被人控告有罪,控告他的人指控他腐蚀青年人的心灵和不信城邦认可的神。苏格拉底因此遭到审判。

审判苏格拉底的是一个500人议会的机构,这个机构由501名雅典公民组成,是雅典公民大会的一个执行和程序委员会,其成员是通过选举的方式产生的。500人议会的职责是为公民大会准备提案,并执行公民大会的决议,同时也负责重大案件的审理。

审判程序按照以下方式进行:诉讼当事人应当亲自提起他们的诉讼,然后法庭首先就是否有罪的问题进行表决,如果裁定有罪,在各方当事人提出一项各自认为公正的处罚以后,再就应予确定的惩罚问题进行表决。如果作为原告的一方,在提起控告后没有获得500人议会五分之一的投票,那么就要交一定数额的罚款作为惩罚。

当时的雅典没有上诉机制,500人议会作出的判决就是终审判决。500人议会不仅仅是一个司法机构,它还是一个立法机构,它是以全体公民的名义来进行审判的,500人议会的决定就是雅典公意的体现。这样的一个机构本身就拥有最高的权威,它根本不再需要上诉机制。

(二)

在审判的过程中,苏格拉底申辩他一生都在从事哲学,追求知识、美德和灵魂的完善,苏格拉底称其申辩并不是为了避免使自己受到惩罚,而是为了避免500人议会的错误判决将一个无辜的人处死,从而给判处他死刑的法官带来伤害,也给雅典城邦和雅典城邦的法律本身带来伤害。苏格拉底说道:“法官并不是坐在那里把公正当作一种恩惠来分发,而是要决定公正在哪里,他们发誓不按个人好恶来定案,而是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

苏格拉底初次申辩结束后,500人议会进行投票表决,以281票对220票判决苏格拉底有罪。接下来,苏格拉底再次发言,苏格拉底可以提请用交纳罚款来代替死刑。苏格拉底说道:“我从来没有过过普通人的平静生活。我不关心大多数人关心的事,挣钱、有一个舒适的家、担任文武高官以及参与其他各种活动。……一个穷人成为公众的恩人,把时间花在对你们进行道德训诫上,怎样对待他才是恰当的?只能由国家出钱养他,此外没有更恰当的办法……”

苏格拉底发言完,500人议会再次就量刑问题进行表决,表决结果是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

(三)

苏格拉底是被判处了死刑,但苏格拉底所留下的问题却成为后世永恒讨论的主题。为什么当时作为民主典范的雅典城邦会判处苏格拉底死刑?

审判苏格拉底的500人议会是一个集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于一身的机构,雅典虽然在当时实行的是直接民主制,但是对民主本身却没有设立任何的制约机制。凡是公民大会或者500人议会通过的决定,都拥有最高的权威,因为这是雅典公意的体现,而公意永远是正确的。

在托克维尔看来,这种不受法律制约的无限权威,永远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因为只有上帝的智慧和公正才能享有无限权威而不致造成危险。人世间没有一个权威有资格去行使无限权威。无论是以国王的名义还是以人民的名义,以民主政府的名义还是以贵族政府的名义,只要它行使的是无限权威,那么这就是给暴政播下了种子。

特别是,当无限权威是以人民的名义、以公意的名义来对少数人施加强迫时,少数人几乎无法抵挡它们。面对全体人民的绝对意志,少数人唯有服从。雅典城邦正是以多数人的名义,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的。雅典的民主制使后人明白:不受制约的民主无异于多数人的暴政。

苏格拉底的死告诉我们,即使是多数人的民主,即使是公意的统治,也有必要接受法律的约束,我们应该根据法律来统治而不是根据意志来统治,我们应该接受的是法律的审判而非意志的审判。躺在人民意志旁边的是静悄悄的法律和传统。正如阿克顿勋爵在反思苏格拉底之死时所言的:“全体人民的统治,即人数最多、势力最大的阶层的统治,有着和纯粹的君主制一样邪恶的本性,因而基于近乎相同的理由,需要自我制约的保障制度,并且应当实行永久的法治,以防止舆论专横的革命。”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