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相关专题:

金像编剧徐皓峰:李安深谙道家采阴补阳说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8日 08:55 作者: 来源:中国网

相关专题:

新浪娱乐讯 在刚刚落幕的第三十三届香港金像奖上,王家卫作品《一代宗师》创造了影史最高中奖率,十二奖座尽数收于囊中,其中就包括了王家卫、徐皓峰、邹静之三位一体的最佳编剧。徐皓峰,身份多元,身兼武侠小说家、影评人、电影学院老师和电影导演多重身份,看似繁复,但核心主题还是相当一致,无论文字还是影像创作都致力于口述民国武侠史,一个“逝去的武林”。王家卫选他做编剧,就看中了他对民国武林、江湖文化的熟稔程度。他自己一连拍出《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两部影片。

徐皓峰的名字最近火了一把,除了金像奖座之外,就是拜姜文导演所赐。在更早前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有记者拿他的“荷尔蒙说”来询问姜文导演,结果引发姜文好一通炮火揶揄,“他荷尔蒙少吗?你怕荷尔蒙吗?不好吗?徐皓峰比我小十岁吧,如果比我小,还谈到我荷尔蒙旺盛,我当然很谢谢他,但是我觉得他是不是太冷静了,不应该吧,我都50岁了……”而徐皓峰独家回应新浪娱乐并没有所谓的“荷尔蒙说”,还说“男演员里最喜欢听姜文说话,女演员里喜欢听刘若英说话。”原本以为,隔空互动到此为止,结果徐皓峰在自己的公众微信号上推送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徐皓峰:大陆国人失去文雅,用脏话表达直率》,还有一篇就是姜文回应“荷尔蒙”的报道,两篇文章对比来看,很难不让人遐想是曲笔春秋,徐导演反击了?一夜之后,徐皓峰主动联系新浪娱乐,发短信评价姜文,金句频出,居然在微博上流传开来。其中说姜文是苦命人的呐喊,有假痴不癫的智慧。徐皓峰的幽默初露峥嵘。

事实上熟悉徐皓峰影评的读者应该记者,他数篇影评的观点别开生面,其中最被津津乐道的就是,他提出电影《卧虎藏龙》隐含一条故事线,就是李慕白炼丹走火入魔,之所以步步紧逼玉娇龙为徒,就是贯彻道家学说的采阴补阳。文中他比喻竹林打斗这场戏拍得像一张巨大的弹簧床,观点之新奇让人咋舌。

最近,话题中的徐皓峰对话新浪娱乐,虽然不肯过多评价同行,视为江湖规则。但言下之意还是能够咂摸出不少况味。当然,最有趣的是,他坚持认为李安深谙道家阴阳学说,也再次肯定姜文是一个有趣的人,而自己比他的命要苦得多。

《一代宗师》三编剧是“分而治之”

新浪娱乐:首先是要祝贺您拿到了金像奖的最佳编剧,《一代宗师》有三位编剧。我们其实也很好奇,您、王家卫导演、邹静之老师,具体是怎么分工的?是否产生过创作上的冲突?

徐皓峰:我跟邹老师是师友相称,私交非常好。我们一起去讨论的时候,我肯定跟邹老师是同一条战线。因为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王导就把我给支开了,你就去写你自己的,有大的分歧的时候,是王导跟邹老师他们两个去交锋,我等于就是完全规避了这个交锋,我想到了什么我就过去写。所以,我们说是三个编剧在一起合作,其实是王家卫是分而治之。其实这个剧作是什么时候完成的,是直到拍摄的时候才完成。王导的导演风格跟他的编剧风格是有一点像法国60年代的电影,尽量的,给演员比较少的信息。然后,让演员维持一个比较自然的状态。这样导演手法跟表演的理念,60年代欧洲电影非常多,拍一部电影拍几年,这种情况在咱们亚洲是相对少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开机时,导演会时常说,咱们再把这个台词捋一遍,看有没有新的感觉,甚至具体到一两句话。说徐皓峰,咱们两个人,这就是考试。他给你开了题之后,你这个题必须是几分钟之内就要做出反应。

新浪娱乐:那这个情况至少说明, 王家卫拍电影的时候还是有剧本的。之前,很多人都认为导演是没有剧本。您自己的文章中也说过,好的电影其实是写出来的。关于“没有剧本”的天真的迷信其实是被打破了。

徐皓峰:关于有没有剧本,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电影大师费里尼。他在欧洲拍电影,人家说他拍电影是没有剧本的。但是他到了美国,去跟好莱坞的人士交往的时候,

又说他一直有很严密的剧本,但是不给别人看。所以这个,其实也是蛮有趣的。王家卫受欧洲电影的影响非常大的。我认为,最初的电影传统里应该是由一些趣味性的东西,比如说王导拍电影到底有没有剧本,他本身是属于电影一个很有趣的传奇,你不要管他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是属于一个做电影的趣味。

我的命比姜文更苦

新浪娱乐:现在大家都把电影看作是一个商品,讨论票房怎么样。所以,您说的趣味性、传奇性的东西已经处在消逝的状态,就像您自己拍的电影里,武林、江湖的那些东西。

徐皓峰:对,消逝的武林是有一个历史过程。清朝一灭亡,尤其是五四之后,整个的知识分子都开始西化了,首先筛选,丢掉了自己文人的传统。科举制度其实是一个比较民主的制度。我就光靠着考试学问我可以超越阶层,完成一个社会阶层的转化。然后你看从宋朝开始,他的好多丞相,大学士都是寒门俊才,欧阳修这些人,范仲淹它都是出身于寒门的。所以说你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国的文官制度他是有极大的优越性的。这个制度被除掉了,这个制度被除掉如果你能找到更好的制度来替代他也可以,但是当时没有找到。

在这个角度上讲呢,所以民国时候的文人他的大的状况就是,抛弃了文人的传统。但是呢,这个东西呢这些传统又属于中国人骨子里的,你在社会风气上把它抛弃掉了,中国人会觉得不舒服。所以那个时候的习武人的阶层,他反而是把文人抛弃的一些传统全面的承接过来。你像习武人讲的武德,你看看一些门派发的一些收徒的帖子,他写的武德。他其实跟以前一个小孩拜私塾先生,或者长大了以后拜老师,我归入哪个书院,他的那个道德准则其实是高度的一致。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连武林也逝去了,中国人最好的栖身地到底在哪里?

新浪娱乐:听您刚才说的这个,觉得也挺像我们现在的电影行业,也面临一个传承被破坏、很困惑的状态。记得张伟平曾经评价现在的电影圈是各立山头,一个导演可能就是一个山头。电影圈,就是江湖,可以这样类比吧?

徐皓峰:因为其实呢,这个山头越多越好。现在的电影首先是商品,这个我们有共识,然后它还可能成为艺术品。如果一个国家只有单一的艺术品类和艺术标准,那么这个国家是很悲哀的。

新浪娱乐:在武林、江湖经常出现的一种状况就是,得罪了山头。是不是?前段时间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有记者把您的话拿去问姜文,您也有些回应,旁人是解读出弦外之音。比如您评价姜文是假痴不癫,是苦难人的呐喊。回过他,您是有一些微妙的揶揄在里面吗?

徐皓峰:谈不上。这个可能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是相互认识的。所以就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大家说说话。热闹热闹,就是仅此而已。观点上,赞同不赞同并不重要。就是好玩,让人间更丰富一些。

新浪娱乐:您跟姜文导演的确是两种风格。可能在战略、战术上,感觉姜文导演好像的确是进攻性比较强的风格,比较强势。您感觉的确很像隐士,然后比较内敛的那种。

如果你们两种性格的人在一起交谈,是和谐还是别扭的状态?

徐皓峰:我们俩能各说各的,相互开一个玩笑。待在一起的时候,说得还是很开心的状态。姜文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您自己呢?)可能写书更有趣一些,写作的人一般这样,因为精力分配的问题,如果我把我最大的活性放在文字上的话,相对来说生活里就会比较收敛,这个不是我自己刻意为之的。

新浪娱乐:听说姜文考虑过拍摄您的书《道士下山》,如果真是他拍,您会期待吗?

徐皓峰:也期待埃人生有趣的地方也是,你给这个世界一个由头,看看他能变化出什么,这也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新浪娱乐:我看您的电影,您的书,感觉主动选择都是悲凉的东西,有悲悯感的, 这是你自己兴趣的一个选择,还是跟您的性格也有关系?

徐皓峰:跟我的生活经历有关系,他一定是,你的生活看到了一些大的,或者说觉得是美好的东西一种败落。你看到了这种东西,所以你的文学啊,你的世界观就会形成现在这样。

新浪娱乐:所以您评价姜文说,他是苦难人的呐喊。那这句话能不能也放在您身上吗?

徐皓峰:我的命应该比他更苦。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