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相关专题:

综艺盘点:跨界并非纯粹 喜剧秀面临瓶颈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8日 08:12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喜剧综艺节目的数量之多、强度之高已经严重违背了创作规律,“一周一个作品”创作要求在过度压榨着喜剧人的精力和才华。

《跨界喜剧王》

每到岁末都会回顾这一年来电视圈到底有哪些可圈可点的好剧、好节目或大事件,只可惜“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感觉同”。好剧屈指可数,现象级大剧空缺;好好演戏的演员依然不温不火,忙于站台的小鲜肉人气不减;“收视率造假产业链年捞40亿”的新闻让业内人士感慨:这年头无需用心拍好戏,只需用钱买数据……在资本为先的大环境下,影视行业越来越沦为一个不是比好、而是比差的年代。“任何一个制片方在建组伊始,都说我们希望拍出一个不一样的、标杆性的作品,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不断地在差与更差之间来回来去选择。”用导演徐昂的这句话形容2016年的影视圈倒是贴切。

跨界风 并非纯粹

因为北京卫视一档综艺节目《跨界歌王》,“跨界”成了今年娱乐圈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儿。

对于娱乐圈的明星来说,历来都有“演而优则导”、“演而优则唱”的传统。今年,体育明星也开始现身真人秀,孙杨、张继科、傅园慧等就成为最受追捧的“香饽饽”。不难发现,他们颜值高、有话题,且所练项目有观赏性、国民基矗退役的运动员中,田亮[微博]更是真人秀的常客,参加两季《爸爸去哪儿》;豪门阔太郭晶晶今年也携老公霍启刚加盟深圳卫视的《极速前进》,一度让人意外。

事实上,凭借人气跨界还是在透支本行资本,如若真要转投娱乐圈,把体育标签和娱乐标签完美嫁接并非易事。原因很简单,做艺人,体育的优势便不再是优势了。

喜剧秀 面临瓶颈

在经过两年的市场培育和积累后,2016年的综艺市场迎来了喜剧节目的全面爆发,但也潜藏着最大的危机。东方卫视坐实“喜剧平台NO.1”的地位,在上半年播出《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后,又在下半年推出《今夜百乐门》、《笑星闯地球》等;此外还有浙江卫视[微博]《喜剧总动员》、北京卫视《跨界喜剧王》等。

然而,数量的爆发并不代表百花齐放,反而意味着节目的同质,不仅是节目模式,还有明星嘉宾。有总结说,一年的喜剧综艺看下来可以说是“流水的节目,铁打的喜剧人”。辽宁民间艺术团、开心麻花、德云社与各自团队的核心成员宋小宝[微博]、小沈阳[微博]、杨树林,沈腾[微博]、王宁[微博][微博]、常远、岳云鹏[微博]、贾玲[微博]等人成了喜剧综艺的标配。穿梭于多档节目的郭德纲[微博]曾提到,“同样一个演员,上七八家节目,每次改头换面,以不同的形象不同的身份背景出台,别人不认识他,我都认识他。”

此外,喜剧综艺节目的数量之多、强度之高已经严重违背了创作规律,“一周一个作品”创作要求在过度压榨着喜剧人的精力和才华。贾玲在大碗娱乐的成立仪式上曾表示,“如今的喜剧节目确实不符合创作规律,但市场现在有这个需要,我只能在艺术创作和市场规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亲子类 清除荧屏

一道“限童令”搅乱了2016年的电视真人秀市常其核心内容是:亲子节目将全面撤出晚间档以及明星子女参与的节目将退出荧屏。回顾2015年的电视荧屏,明星亲子类真人秀在收获关注的同时,也出现了泛滥之势,有节目做宣传时也会用明星子女博眼球进行炒作;加之总局曾多次强调真人秀节目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因而,“限童令”的出台,虽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限童令”的影响有多大?湖南卫视在已经招商完毕后,《爸爸去哪儿4》不得已从荧屏转战网络,并在节目中加入素人萌宝元素。然而在响应总局政策之下,节目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明星爸爸+素人萌宝”这种人设搭配是否科学?是否会给未成年人带来不良示范?节目在播出期间一度引发社会层面的讨论,话题不断发酵,最后节目组主动进行调整,在后期剪辑中加入很多提示性语言,还邀请到素人萌宝的妈妈加入其中,才算将这场舆论风波暂时平息。

对节目组来说,既要考虑到收视率,又不能突破政策的规定,采用星素混搭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执念“炒话题”的电视人来说,对“蕾力CP”的各种解读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这也是此次危机爆发的原因。

台网间 权重有变

2015年,《蜀山战纪》率先试水“先网后台”,打破了视频网站跟播惯例。2016年,《老九门》、《青云志》、《如果蜗牛有爱情》等越来越多的剧加入了“先网后台”的播出编排。

从“先台后网”、“台网联动”到“先网后台”,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实力变化此消彼长的结果,这其中不仅意味着竞争关系,更有竞争中的合作关系。在今年的电视剧秋交会上,清华大学的尹鸿教授就提到,“电视的播出还是互联网播出的一个重要的试金石。电视播好了,互联网就会好;电视没播好,其实互联网也不容易好。在视频网站播的最好的剧都是在电视台播的,电视台成为视频网站的第一窗口。”因此,视频网站要考虑的是如何在竞争中与电视台达成双赢,电视台则亟待把“窗口作用”转化成真金白银的利益,而不是免费的宣传前哨。

现象级 网剧不少

2016年的网剧不仅在数量上创下新高,而且在播放量以及品质上都有所突破。截至11月底,本年度备案的网络剧已达4430部,逾16000集。《太子妃升职记》、《余罪》、《最好的我们》、《法医秦明》等更成为网剧爆款。

根据艺恩近期发布的《大自制时代,网络自制剧的蝶变效应——暨2015-2016年中国网络自制剧市场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播放量TOP25中,爱情、喜剧、悬疑类型位居前三。《太子妃升职记》充分发酵了“最穷剧组”的话题;《余罪》的成功则是因为塑造一个不同于以往国产剧的警察卧底形象。“突破”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意味着风险,这两部剧都曾因尺度问题被下架整改。

相比以上两部剧,《法医秦明》的成功不仅是基于题材本身,更是得益于相对精良的制作和整体的质感。导演徐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黑”说,“主要是没有比别人做得更差,所以大家就觉得还不错。”想想这大概就是影视圈带有黑色幽默色彩的可悲现实。

网综界 马东现象

在网剧全面井喷之际,网综也迎来了霸屏时代。就数量而言,网综已经从2015年的三五档节目,猛进到如今的各家视频平台皆拥有10档以上。

在一众节目中,“马东现象”值得一说。一是因为,《奇葩说》、《饭局的诱惑》等称得网综现象级;二是马东的“综艺老司机”特质,在幽默调侃和“污力滔滔”之间把握得火候刚刚好。身为60后,从湖南卫视、央视到爱奇艺再到自己创业,马东完成了华丽丽的转身。虽然在很多场合自嘲“自己是公司年龄最大的”,但你不得不服,若论网感,这个60后一点都不输给90后。(记者 冯遐)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