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相关专题:

“三生三世”角色“出身决定论”过于刻意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7日 22:55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随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剧情进展,杨幂饰演的女主角白浅即将报复害过她的情敌们。但是,这样“有仇必报”的价值观非但没让我感觉什么“快意恩仇”,反而倒抽一口凉气。大概,三流作品只会教人报复、碾轧和唯我独尊;而一流的作品,教人反省,教人同情,教人设身处地。

角色的“出身决定论”过于刻意

近期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情过半,微博热度居高不下,这几天更是连几位扮演反派的女配角都上了热搜。许多观众期待着剧中的女主角——青丘女君白浅“手撕”两位情敌。

什么时候起,网络言情小说和热门古装IP的女主角几乎都是出身尊贵却屡遭陷害和暗算的“白富美”呢?哪怕就倒退10年,都不是这样的埃可见流行文化是很反映集体无意识的。曾经琼瑶式灰姑娘言情的流行,正说明我们国家当时经济发展刚刚起步——大部分读者都很穷,一方面想要变富,一方面又很仇富。想象中的富家女,那就是刁蛮任性,阴狠刻毒。

这种谴责富家女的逻辑非常自洽:她出身富贵,从小骄纵自私,只顾自己,男友被女主抢走,她当然要狠狠打击女主。与谴责富家女相辅相成的,是对穷家女的颂扬:她们出身卑微,懂得体恤,同情弱者,善良坚忍,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坚守道德,出淤泥而不染一朵白莲花,最后当然被高富帅慧眼识珠爱得死去活来。

好了,现在创作者和消费者都迈入中产了。富人怎么能是坏人呢?我就是富人埃我难道是坏人吗?这时一个新的物种又应运而生: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恶毒女配。

这种谴责穷家女的逻辑又变成了:她出身低贱,心理阴暗,阴毒好妒,从小想着怎么往上爬,遇到男主这样的高富帅,她当然要不择手段打击女主。与谴责穷家女相辅相成的,是对白富美的颂扬:她们出身矜贵,家教良好,见过世面,不贪财,懂分寸,识大体,举止优雅,温柔贤淑,有机天然一朵白莲花,最后被高富帅蓦然回首爱得死去活来。

言情剧是要讲爽点的。素锦、玄女这类恶毒女配的存在,以及女主对她们的打压,简直是一个双重爽点——政治经济地位上的碾轧,以及道德地位上的碾轧,啊,还有颜值上的碾轧,和爱情上的碾轧——全方位秒杀。

为了在结局时营造碾轧女配的快感,前期不停往女配身上泼脏水,讲她如何心肠狠毒,手段狠辣。到底是因为她们道德败坏,所以招致结局凄惨;还是因为她们注定结局凄惨,注定要被女主踏在脚下,所以刻意安排她们道德败坏,以使女主凌虐顺理成章?

“穷即原罪”的设定是一种落后文化

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哪怕没有“素素”的前缘,“天宫太子”与“青丘女帝”的门当户对,从来就是高富帅与白富美的爱情故事。跟素锦与玄女有什么关系呢?她们的政治地位,跟青丘女帝白浅一比,简直连提鞋都不配,更别说容貌也不及女主,还使尽下作手段给女主制造障碍。她们存在的价值,就是被拉来制造爽点,让代入者在道德上、智力上、政治经济地位上,以及在男人眼中的地位上,获得一种全方位碾轧式的优越感。

天君赐婚毕,从小与夜华青梅竹马的素锦痛苦追问,夜华说:“有本事,你也叫天君让我娶你埃”弹幕一片叫好。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呢?你没有本事叫天君赐婚给你。因为你地位卑微,命中注定,生而如此。你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所有反抗都是心机、所有梦想都是妄想、所有企盼都是僭越——你的出身已经决定你的命运。

就像早先“穷人一定是好人,为富必不仁”的情节逻辑反映着经济落后时期的仇富心态,如今与之相反的“出身决定论”一样反映了我们的时代,在阶级逐渐固化之后,所谓“中产”、“上流社会”对于底层民众的冷漠:要求缺乏话语权和缺乏优质教育资源的底层民众,变成社会问题的原因——就像作者轻轻易易要恶毒女配承担男女主不能顺利聚合的责任一样。

于是你听到“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论断。于是你听到对“农民”“农民工”的鄙夷。于是你听到“XX人都是小偷”的地图炮。于是你听到“为什么不能嫁凤凰男”的毒鸡汤。在这些听上去逻辑自洽的论调中,穷即原罪;出身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好的作品不会教人报复而是让人自省

越看我们当代的流行作品,越能体会到金庸的伟大。

金庸小说里有非常多的恶毒女配——李莫愁,造成杨过与小龙女生离十六年的罪魁祸首;阿紫,绝情残忍,眼睁睁看着姐姐死去的冷血妹妹;周芷若,下手狠毒,城府深得可怕,地道心机女。

小时候看电视剧,看到这些反角,只觉得非常可恨。现在再看,她们中的每一个,都非常,非常叫人心疼。她们存在的价值,不是让读者在她们的悲惨境遇中获得碾轧和报复后的快感。而为了提醒读者:原来每个人都是,跟我一样的,活生生的人;原来每个人,不论贫穷富贵,都像我一样,有珍视的东西;原来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会爱,会恨,会做傻事,也会有善心;原来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会不惜一切为求所爱,会因求而不得而痛苦;原来每个人,生下来都不是坏人——可为什么悲剧还是发生?原来那些坏人,他们都坏得迫不得已。如果我在他们的处境中,我也未必能做得更好吧?那么他们的罪过,是不是也能被拯救,被宽恕,被原谅?

同样是自戳双目的桥段。玄女因为见到自己容颜丑陋而精神失常(什么意思?颜值低不配活?),自戳双目。这是恶有恶报,大快人心?你可能会拍手称快,会大声叫好——创作者希望观看者因为另一个女子的悲惨而感到“爽”,感到凌驾和报复的快乐。

阿紫自己戳瞎眼睛,一声声叫着姐夫,抱着乔峰的尸体跳崖——阿紫谈不上是好人,可是你会拍手称快,你会大声叫好吗?你不会的。你会叹息、会同情,你会说:阿紫是坏,可是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呀,她不懂事,她其实也很可怜的。

下乘的作品,教人报复,教人碾轧,教人唯我独尊;一流的作品,教人反省,教人同情,教人设身处地。

真正了不起的作者,对笔下的人物是有悲悯的。他杀死一个角色的时候,他自己也要掉眼泪。他对一个角色做道德审判的时候,他自己也要受心灵的拷问。金庸修改《神雕侠侣》,把金轮法王写成好人,皈依佛法,还曾善心大发救郭襄。许多读者就骂,为什么这么改呀?画蛇添足呀。

读者想看的是快意恩仇的故事。他们想要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金庸要善有善报,恶有救赎,人间有慈悲。

这才是大家。

□刘玥(流行文化评论人)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键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