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相关专题:

这些热门影视作品,你知道它们的编剧吗?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4日 09:27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新龙门客栈》《秋菊打官司》《甄嬛传》……这些影视作品,相信很多观众都很熟悉,可是作品背后的编剧可能并不为人们广泛知晓。日前,在乌镇戏剧节小镇对话《世间皆舞台》的论坛上,创作这些作品的著名编剧刘恒、何冀平、流潋紫与观众面对面进行交流。编剧不容易,背后故事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何冀平表示,很多年轻人想进入编剧这个行当,但是,不能只看见鲜花,而忽视艰辛。

何冀平

与姜文合作新片《侠隐》或明年春节上映

何冀平:看重合作对象,姜文很尊重编剧

姜文执导的新片《侠隐》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由何冀平和姜文联合编剧。据何冀平透露,《侠隐》还未铺开宣传,但后期做了70%,应该会上2018春节档。

她表示:“《侠隐》没有写太久,但谈的时间很久。和姜文导演合作,他也有他的想法,我们要综合考虑。虽然张北海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是姜文要的电影很复杂。我和张北海没有直接的交流,但他知道我在改编剧本。有我的参与,他很高兴。”

在话剧舞台,编剧有很大的话语权,但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何冀平说:“我写好了剧本,导演会用镜头重写一遍,导演是最后的完成者,这个无可争议。在前期和导演磨合,将他的需求和要求,按照我的想法融入电影剧本中。但是成片在导演手里,他喜欢哪些、剪掉哪些我不能决定。电影通常开始就找好了演员,编剧在写的时候,要适应他们的特征。”

作为著名编剧,何冀平自言“什么题材都能控制”,“我更看重的是合作对象,导演也好,团队也好,他要信任我,要懂我,他认为我的东西也是他的东西。我觉得好的东西他觉得不好删掉,一两次的话,我就没有信心了,我就不想合作了。”

外界认为姜文的脾气很火爆,第一次和姜文合作的何冀平表示:“姜文很尊重编剧,很重视文本,想法也很多,我们相互碰撞。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艺术家,人很热情,对艺术是倾心投入。”

对此,刘恒笑言:“我始终肯定编剧的重要性,但是编剧的重要性是次要的。尤其是电影的创作,所有的参与都是环节。我始终坚持的原则是,完成自己的任务,尽量适应其他合作者,不适应就让其他合作者去想办法。这是主要的原则。”

流潋紫

《如懿传》

新剧《如懿传》明年元旦将播

流潋紫:编剧要坚持一点自主的本心

流潋紫因《甄嬛传》被大众认识。很多人认为《甄嬛传》是一部成功的大女主戏,但是在“小镇论坛”上,流潋紫却说这是误读:“观众认为甄嬛很成功。我说不是的,我想我写的是她失去那么多。”

新剧《如懿传》,周迅扮演如懿,但这个角色一开始被很多人拒绝。“演员说,‘里面只有两个男人爱我。这不行,时下大女主戏的套路必须有好几个男人爱我,否则怎么能叫大女主戏呢?’”流潋紫则坚持,“我并不追求一个人人都爱的作品。每个人都可以坚持一点自主的本心,坚持一点自己的与众不同。”关于创作,流潋紫认为,“我一段文字写出来如果读者猜到是套路A,那我必须要想好套路B、C、D,然后在中间选出一个最佳的方案。”

刘恒

《新龙门客栈》

编剧的自我修养

不受重视还是要坚持

很多观众都知道《菊豆》《秋菊打官司》《金陵十三钗》《新龙门客栈》《新白娘子传奇》,但不一定知道它们的编剧是刘恒、何冀平。小镇论坛上,刘恒讲了自己曾经的尴尬遭遇。很多人见着他不喊名字,只说,“噢,你就是写那个《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作者。”一开始,刘恒还解释,后来他索性就说“是”。能将何冀平和电影《新龙门客栈》《投名状》、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等作品对上号的人,也不多。

在影视剧行当中,编剧并不受重视,所以何冀平感慨:“我常常说我们的作品,最早搞的是编剧,最早忘记的也是编剧。”

但是,编剧还是会坚持做下去。

刘恒曾和张艺谋参加记者招待会,“问了100个问题,给我剩1个就不错了。最初的时候并不适应,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但这是现实,你必须接受。后来我就想,我其实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回答了1个问题,一直在休息多好啊1这是一种化解的智慧。

正如刘恒所言,“在这一行当,心胸一定要开阔。”作为一个职业编剧,还是会竭尽所能把剧本作为生命的一部分去塑造它,去完善它。

从网络爆红的新生代编剧流滟紫也表示:“所有作品到最后,就是讲一个故事,讲好一种精神。”

很多事情,它的价值或许并不会被耀眼地提及,但价值实实在在地存在。

年轻人争做编剧

只看见鲜花没看见艰辛

现在市场需求很大,编剧基本无门槛,很多艺术院校也是“海招”编剧。一部电视剧,即使做“枪手”,收入所得也相当于一年的薪水,这就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何冀平表示:“他们只看到了鲜花、名誉和金钱,其实这个行业是很苦的。”

何冀平说,当年创作电影《新龙门客栈》时,徐克拿着三页纸的大纲找到她,要她在一个月内写出剧本。等写出来却突然说要加角色,要增加林青霞。何冀平说,“不能克服这些艰辛,就只能做个码字工,不能出精品。”

何冀平的话剧作品《天下第一楼》已经演了500多场,目前又在北京热演。当初为了创作《天下第一楼》,何冀平曾深入各个饭店调研,还参加饮食培训拿到了“二级厨师”证书。何冀平说:“我写剧本除了资料,最重视亲身接触要写的人。”

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张大民家的小屋被一棵树穿顶而过,这也是当时刘恒自己在生活里的感受。

何冀平表示:“我现在横跨几界,电影、话剧、音乐剧、戏曲,但万变不离其宗。比如戏剧,很多年轻人觉得最重要的是技术手段。但如果这样做戏剧,只能是一时的感官冲击。好的作品一定要有人性,要有情感的碰撞。剧本,是一剧之本,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汤显祖、莎士比亚的作品流传几百年,只不过是进行手段和演绎上的改变。”文/记者 张素芹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盛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