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云南:西南联大学子积极投身抗日战争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3日 19:54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在滇八年,德高望重的教授与莘莘学子投笔从戎,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学子从军的壮丽篇章。

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存在仅只是昙花一现,然而他却为后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在昔日联大的校园内,矗立着一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碑的阴面,刻有西南联大抗战以来从军学生提名,上面书录了832名联大从军学生的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位热血青年,每一个名字都是一颗报国之心。

北京大学教授 西南联大学生 许渊冲: 前五个都是我们同班同学,牺牲了的摆在第一, 后面的都是我们同学,有的死了,也有还在的。

许渊冲的名字也镌刻在碑上。他是西南联大38级外文系的学生,1941年,他响应号召参军,到美国志愿空军担任英文翻译。

云南师范大学教授 抗战史研究专家 吴宝璋:有一次,他翻译的一份情报,上面就写道:说是有一艘日军的军舰在海防,越南的海防靠岸,一批日军登陆。再一个,就是有一批日军的飞机进驻越南的河内。他们通过研究和判断,说第二天日军估计会来轰炸昆明,所以他直接就去把这个情报给了陈纳德。陈纳德马上就在沙盘上排兵布阵,调整了飞虎队的部署。所以第二天日军一来,飞虎队的飞机马上升空。

北京大学教授 西南联大学生 许渊冲:我都亲眼看见过在滇池上空的空战,那个好看啊。 一架打低空飞,呜~~上去,一架打下来,后面冒出黑烟,掉在滇池里。

在联大八年历史上,曾掀起过三次从军热潮。第一次出现在抗战初期,一些同学投笔从戎,投身前线;第二次出现于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为协助中国空军美国志愿航空大队,部分外文系同学参加征调,担任英文翻译。第三次是为配合1943年中国远征军第二次入缅作战。70多年过去了,曾经的热血青年现在早已是耄耋之年。然而联大从军的经历却是他们人生中最引以为豪的一段记忆。

西南联大从军学生 黄德昌:打仗是要死人的,谁知道枪子弹往哪儿冲,当时不考虑这些,只想不当亡国奴。当时在联大里面也掀起了一股浪潮,大家都爱国嘛。我记得大概是将近10个人,我们中学同学都报名参军了。

经过短暂的集训,1945年1月,22岁的黄德昌和其他两百多名联大学生一起被编入炮兵第207师,乘飞机去到印度雷多,最终在蓝姆伽开始了汽车驾驶训练。

西南联大从军学生 黄德昌:我们每天上午训练,驾车训练,下午上课讲维修。

黄德昌: 我有个不利的条件是什么呢?个子小,大卡车,脚踩刹车踩不满,所以我每次都带一个毛毯,把腰这里顶着。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既然我是当的汽车兵,不是拿枪的,那就要赶快把东西往国家运,国家能多有物资,能够打日本。

西南联大抗战以来从军学生提名上832个名字,后来人们也把他们成为八百壮士。据不完全统计,他们中有14人为国捐躯,而根据国立西南联大校史,加上长沙临时大学时期参加抗战工作离校的近300名学生,整个西南联大应该是有1100多人先后参军,而联大八年,累计的学生人数也不过8000人。这块碑是历史的见证,更是一份光荣和自豪。

云南台 于瀛 普歆雁 胡睿 王培 秦伟 报道

编辑:李斌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云视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