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文体新闻 相关专题:

马原小说《帕亚马》顶礼神性云南 隐居西双版纳已5年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30日 09:14 作者: 来源:云南网

相关专题:

马原游历欧洲,特意到卡夫卡墓前祭拜,这位世界文豪对他的创作影响极深。

《姑娘寨的帕亚马》,作者马原,发表于2016年第三期《十月》杂志头条,系长篇小说《帕亚马》之一部分。

5月出版的最新一期《十月》杂志,头条发表马原中篇小说《姑娘寨的帕亚马》。被誉为当代文坛“先锋五虎将”之一的这位东北作家,举家入滇隐居西双版纳南糯山已5年,这是标志着他融入云南文化而捧出的第一部民族题材作品。

“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西双版纳南糯山姑娘寨的村民,为这片神秘大地写作是我的历史使命。”由十月文学院安排正携家人在欧洲度假的马原,通过微信语音告诉晚报记者。

第一时间从《十月》杂志读到这部新作,著名诗人、小说家汤世杰非常兴奋,“这是外来大家马原奉献给神性云南的第一部民族作品,在我看来,显然带有某种顶礼的性质。”

“僾尼人的一部史诗”

这部约8万字的中篇小说《姑娘寨的帕亚马》,讲述“我”在虚实两种维度中探寻哈尼族分支僾尼人祖先及其历史传承的故事。

小说结构上双线并行,“我”的现实生活和“我”与帕亚马的交往情节同时推进。帕亚马即为源于史料记载的僾尼人600多年前的祖先,他似乎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带“我”进入原始森林中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并与“我”有着许多思想上的碰撞。后来,因“我”一语不慎,帕亚马发怒而消失。

而当“我”默许儿子沿着“我”发现帕亚马的路径和方式去找寻对方时,出现在读者面前的却是一位南糯山上普通的茶农。由此,儿子推翻了之前“我”告诉他的所有的神奇遭遇。

小说的倒数第二章突然转换视角,以儿子的第一人称来叙述其找寻帕亚马的过程,实际上,是在对作为父亲的“我”提出质疑甚至拷问,折射出两代人价值观差异的同时,也使整个故事更加扑朔迷离。

在姑娘寨坟山“祖宗树”这一极具象征意味的场景中,万物生灵的一场神秘仪式让整个小说戛然而止。

通过微信语音采访,远在欧洲度假的马原告诉我:南糯山姑娘寨崇拜的是祖先,祖先的栖息地即坟山对他们而言犹如圣地,生活中遇到困难时,都会前往祭拜。祖先于他们精神世界的意义,就像宗教或神明。

返观都市或汉族,马原认为自己笔下反复出现的“坟山”的意义更加强烈。“比如北方人祖先的栖息地,往往都是一片荒地,给人荒芜、凄凉甚至阎王殿一般的感觉。但僾尼人的坟山不一样,你会感觉神圣而又美好,这非常令我触动。”

而这,正是他长篇小说《帕亚马》的灵感源头,“我觉得,这个作品应该称得上僾尼人的史诗。”

外来大家融入本土文化

2011年初入驻,次年底正式落户,决定晚年隐居南糯山的马原,一直有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那就是一定要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写作,为西双版纳南糯山写作。“我走遍全国许多地方,海南岛已经是公认的好了,但我还是认定西双版纳,认定南糯山,这里才是难得的净土,可以让生命和灵魂都安静下来。”

仅几天后,当月24日,马原曾任中文系主任的同济大学举行了马原长篇小说《牛鬼蛇神》研讨会。由此,这位曾被盛誉为“先锋小说之父”却已游离于文坛达20余年的老作家,实现了回归。

应该说,从《牛鬼蛇神》到2013年6月的《纠缠》,再到今年4月的《重返黄金时代》,都是马原成为南糯山姑娘寨村民之后面世的作品,却全都并非云南题材,跟云南尤其跟云南文化并无内在关联。直至这部全新的《帕亚马》出现。

5年以来,马原一直留意观察身边的僾尼人,也一直在研究哈尼族聚居于南糯山的这个分支极其有限的历史文献。《十月》杂志发表的《姑娘寨的帕亚马》,实际上是他长篇小说《帕亚马》的两部分之一,另一部分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中篇,近期将在国内另一家主流期刊推出,二者均以南糯山姑娘寨为背景。

“小说探讨的内容之一,是祭司在他们民族历史中的作用和价值。还有一个跟祭司配套的职业,那就是巫师,都是民族文化中能通神的重要角色。我希望,能通过把僾尼人关于祖先、坟山、祭司、巫师的这些民族元素融为一炉,实现僾尼人当下与历史的连接。”

“对我而言,兴奋程度丝毫不亚于近30年前写《冈底斯的诱惑》时对于藏族历史文化的探索。”回忆起创作《帕亚马》的情景,身在欧洲的马原在微信语音里回答我的提问时,依然难掩兴奋。

“叙事圈套”神性复苏

昆明市作协副主席陈鹏是最早读到《帕亚马》完整版的读者。在他看来,这堪称马原当年系列西藏小说的真正余响,仅从此意义上看,《帕亚马》便非同小可。

“传奇尤其边地传奇一直是大马的绝活,《帕亚马》对准的是哈尼族祖先与环境的关系,是那些隐匿于南糯山的若干传奇之一,它或许来自捕风捉影,或许仅仅是大马的高强度虚构,读来仍然觉得过瘾。”陈鹏认为,马原早年独步江湖的“叙事圈套”创作艺术,已然神性回归。

从《十月》杂志读到这部新作,著名诗人、小说家汤世杰同样非常兴奋,“这是外来大家马原奉献给神性云南的第一部民族作品,在我看来,显然带有某种顶礼的性质。”

“马原以惯有的诡谲多变的结构、真伪莫辨的叙述,将一个涉及民族文化、民间传说的故事,与自己在西双版纳真名真姓、有据可查的日常生活紧密交织,让人在可信与质疑间,逼近并思索着俗世生活之外的另一个神奇世界,道出了司空见惯的大一统生活之外的另一种神秘真实,揭示了生活与文化的多样性。”

汤世杰认为,云南足够广大,足够深厚,足够丰富,自当接纳各种不同目光的审视,面对各种不同美学风格的解读。在这个意义上,云南应该感谢马原。

“云南文化高原之上,增添了马原这样一只东北虎。”汤世杰打了一个有意思的比喻,“即便是一只老了的老虎,照样无所畏惧。一位在西双版纳密林中隐居多年的小说家,不会畏惧他曾经陌生的生活,也不会畏惧用小说去讲述他在密林生活中的新发现、新感受。”

春城晚报 记者 温星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黎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