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频道>文体新闻 相关专题:

昆明人写的《春江花月夜》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3日 10:51 作者: 来源:云南网

相关专题:

中国的读书人,都绕不开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据我省著名文献专家李孝友先生书中披露,昆明清代举人张轲园也写有一首《春江花月夜》。

原来,李孝友先生在编方树梅《明清滇人著述书目》一书时,参检清代袁文典、袁文揆昆仲所著的《滇南诗略》一书,发现二袁书中录有清代昆明举人张轲园的两首诗,其中一首便是《春江花月夜》,李孝友先生认为意义重大,便抄录了下来。

张轲园所写的《春江花月夜》,其诗为:

“长江渺渺浪花平,

江树江花夹岸生。

江禽百啭啼春水,

千里江声撼月明。

层楼复阁矗虚空,

千山万山云外见。

翔颿翀鷁走风尘,

珠宫桂殿扶冰轮。

临春结绮今何处,

玉树霓裳胜几人。

六朝八姓今已矣,

玉虹银汉星源似。

翡翠招飐螺黛青,

箜篌声落江心水。

横空雪翰鸣悠悠,

羽籊云傲亦解愁。

万树桃花江浦口,

翱翔鸑鷟包山楼。

弄珠楼上好徘徊,

珂里乌衣玉镜台。

王谢风流徒缅想,

春月春花岁岁来。

月下琵琶花下闻,

花照清樽月照君。

黄鹄矶头花解语,

梦花驿里鸟通文。

文章烂漫江上花,

江村花月满人家。

风动月摇花馥郁,

夜深花睡月欹斜。

清冷一片轻笼雾,

花光月光拂行路。

转眼花前月下人,

伤心月落江花树。”

对于此诗,李孝友先生认为,云南虽地处边疆,在诗坛上也不乏才情横溢的诗人,张轲园此作仍用唐代诗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原韵,委曲缠绵,音节入妙,是中原文化和地方文化一脉相承、水乳交融的见证之作。

张轲园,昆明人,名注我,字我经,轲园本系其号,生活于清代乾、嘉、道年间。据李孝友先生考证,张轲园嘉庆庚申五年(一八OO)乡试中举,上京赴考未第,不久病卒于京师,留有《雪笠山房賸稿》六卷。张“生性‘胸襟旷达,而操守狷洽,不妄交与。’其诗作清代王定柱得见六十首,认为‘如秋空行云,晴雷卷雨,纵横变化,出入无朕’。张赴考居京师时,为名重京师的侍讲学士法式善所器重,常招轲园以论诗,两人相谈甚洽,但轲园未因此依重法时帆(法式善号),终究未有一事请托。”张轲园在京患病弥留之际,招来一同入京的好友乐衡(弥勒人),将《雪笠山房賸稿》托付乐衡,请他装订并设法刊印行世。遗愿托付后,张轲园抱憾离世,年仅32岁。乐衡在张轲园病卒后,虽装订了好友的诗集,但他也是一介寒士,无力刊印好友诗集。久之,诗文散落失轶。后来,保山袁文典、袁文揆编《滇南诗略》时,搜残拾坠,收录了张轲园的八十首诗,其中一首便是《春江花月夜》。至于《雪笠山房賸稿》,只有书名仅见于《新纂云南通志·轶文考》。好在薪火相传,到了李孝友先生编明清善本时,慧眼识珠,从二袁书中发现了张轲园的《春江花月夜》,认为“此诗稀见,存稿未刊,今从《滇南诗略》中录出,以广传承”,今人才得以复见。

二张同写《春江花月夜》,但命运的跌宕起伏却有天壤之别。以天命而论,张若虚得享天年,而张轲园英年早逝;张若虚曾任兖州兵曹,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俱以文词俊秀驰名于京都长安,用如今的话说,是“出彩中国人1;而张轲园虽有举人功名,却并未出仕,居京期间,与名臣法式善仅以诗文勾兑,未有功利托请,终至湮灭无闻;张若虚力作虽寂然千年,但明代重辉,万人吟诵,因一诗而“孤篇横绝,竞为大家”;张轲园诗虽经二袁录存,但一直阒寂于故纸堆中,今得李孝友先生再度发掘,褒贬评议尚待春秋;张若虚因一诗而“孤篇盖全唐”,步诗坛美誉之云端,闻一多先生称之为:“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张轲园因诗虽得以在众多湮灭的文人中留名,但似乎只是从地平线下无声地挣扎到地平线上一微米的海拔,如果不是习安先生(李孝友先生雅号)的放大镜,我们怎得知苍茫大地、无尽虚空中尚有此人此诗!

张轲园不是张若虚,张轲园也没有成为第二个白居易。或许,命运的橄榄枝曾向张轲园招手,但“操守狷介”的张轲园,无意或有意没去把握住上位的船票,于是,灰姑娘还是灰姑娘,他一身布衣,阒寂无声地病殁于“火树银花不夜天”的京师!京师、京师,那是多少读书人借于华丽转身的地方,只是在那个夜晚,落第病疴的张轲园,连同他的《春江花月夜》,萤火一样寂灭在京师的夜空0清冷一片轻笼雾,花光月光拂行路。转眼花前月下人,伤心月落江花树”,这似乎是一语成谶般的绝唱与挽歌!

“文章烂漫江上花,江村花月满人家。”善良的人们,都希望有才情的诗人,像灰姑娘那样华丽转身为灰姑娘公主,只是,幸运的第二只水晶鞋没有为张轲园落下,他没有坐上通往皇宫的马车。“王谢风流徒缅想,春月春花岁岁来。”犹如鲜有人读懂安徒生童话的意义,当“12点的钟声响了”,公主跑出王宫还复灰姑娘原形,落下的水晶鞋却没有消失,安徒生童话中的这一貌似的逻辑“硬伤”和悖论,却在提示人们:没有魔法,只有现实!如果变为公主的灰姑娘在鲜花掌声中偎在王子的怀里体味到梦幻般的温暖,那些依然隐匿在命运阴影、人生囧途中的灰姑娘难道不更值得人们环顾关注?!这些真实的灰姑娘,她就在人们身边的角落中!灰姑娘公主作为灰姑娘的“中国梦”代言人,她要代言的,不是灰姑娘变公主的故事而恰恰是灰姑娘本身。在安徒生悲悯的目光里,他所真正关注和希望引起世人关注的,是真实的灰姑娘和灰姑娘们真实的命运!

从云南到京师,山一程水一程,“江禽百啭啼春水,千里江声撼月明。”有“翔颿翀鷁”之力,怀鸿鹄之志,然而,天涯羁旅、功名垂成,身漂异乡、珂里迢迢,“转眼花前月下人,伤心月落江花树”,这是张轲园的“风尘”“囧途”!昆明、京师抑或丹麦,“临春结绮今何处,玉树霓裳胜几人。六朝八姓今已矣,玉虹银汉星源似。”与其在自我安慰的泪水中迷恋“灰姑娘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不如“直面惨淡的人生”,张轲园如是、范进亦如是!百年孤独的张轲园,就是昆明的灰姑娘,他没有穿上水晶鞋也不再有第二次穿上水晶鞋的机会,他曾经撑着一把油纸伞,在昆明的雨巷中走过,“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伏自文

?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黎晓黎